雖然我不是很想承認,但是看到學生們青春無敵的臉龐,實在不免要服老了,畢竟我在他們眼中,應該已經是大嬸級的人物啦!

也就因為這樣,當我開始被那位史脫克(stalker)先生騷擾時,心情是有點混雜著不解恐懼厭煩還帶著一小點安慰的複雜情緒。

不過這一小點安慰,在史先生第三次出現在我研究室門口時,就已經完  完  全  全蝕滅了,現在的我,只要看到史先生的踪影,即便只是在窗外樓下行走,我頸後的寒毛就會一根根豎立起來。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