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在看「北京青年」,是一檔新的連續劇,用手機下載了看,跑跑步機的時候不會覺得那麼無趣。劇情大約是一群近三十歲的北京青年男女,對人生突然有了點迷惘,在一個算是青春尾巴的時點,想要轉個大彎「重走一回青春」。

劇裡的男人們前前後後要嘛辭了「正常」的工作,開始找尋自己,要嘛就一直沈浮著,找不到生活的目標,父母們當然氣急敗壞,求的求,罵的罵,總之就想要導著兒子們回歸正軌,活脫脫是成熟版旳叛逆期劇碼。

「重走一回青春」聽起來其實很蠢,但是那種到了快三十歲,理應是成熟定型的年紀了,看似走在人生的常軌上,但心裡卻還有著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的迷惘,熟悉地讓我的心口,不自主地被螫了一下。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周日晚上八點半,還留在研究室裡。手頭的文章寫到了一個段落,整理些東西,準備回家。

但是回家又怎麼樣呢?小鬼們和爸爸還留在奧地利,要等麻辣在九月的研討會開完,才會一起飛回來。所以我一個人過的日子,還有將近一整個月。

在奧地利待了一個多月,積下來的工作其實不少,幾篇該寫的東西,下學期開課要準備的資料,不愁接下來的這幾個星期沒事做。

當然會想念小朋友們,尤其想念抱著她們在懷裡那種軟軟的親䁥感,但是還沒有想她們想到夜裡要抱著枕頭流眼淚,不能成眠。

明明是很一直渴望可以暫時撇下小鬼們專心工作,明明也真的有很多工作得完成,只是,每天教師公寓和研究室之間來回,這樣的日子,好像,少了一點重心。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離開奧地利的那天早上,中辣跳上跳下要媽媽抱。
我蹲了下來,一把抱起小鬼頭讓她在膝頭坐著。
一個細細軟軟的聲音說:「fifi媽媽抱...」
我親了親她的臉頰,應著:「媽媽抱。」
嬌嬌的聲音又開口了:「haha(她還不會準確地叫大辣的名字)走走走...」
愣了一下,我低頭看她。
一朵有點得意的笑花開在她的嘴角。


…………………………………………………………………………………………


兩個小鬼坐在車後座的兒童椅上,我拿了兩本小書安撫她們打發時間,讓爸爸能專心地開車回家。
中辣先拿了一本Yakari。Yakari是個小印第安人,也有卡通的,中辣還不太看電視,但大辣倒是很喜歡這部卡通。
大辣拿了一本有關四季的故事,翻著。
中辣一向喜歡在車上看小書,也拿著書低著頭,安安靜靜地翻著。
沒多久後,大辣已經翻完了。
「我也要看Yakari」她說。
「你要等妹妹看完」我回她,並且又給了她另一本小書。
沒多久,大辣又要求要Yakari。於是就開始了一場媽媽和大辣之間有關要求-拒絕-移轉注意力-生氣-道德勸說-要求的循環。
在這期間,中辣一直坐著,靜靜地翻著她的書。
到了家,下了車,很挫敗很生氣的大辣一把伸了手去搶中辣還拿在手上的書。
爭搶中,薄薄的小書啪一聲裂了。
爸爸生氣地奪了小朋友們手裡的書,往垃圾桶一丟,嚴肅地告誡大辣:「不可以隨意搶別人手上的東西!」
大辣委屈地大哭了起來。
安靜的中辣在一旁,臉上有一彎狡詐的微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