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多月前吧,在行政樓前踫到院老闆,老闆不免俗地先閒聊了一下天氣,然後隨意又鄭重地提醒我,有一些「敏感話題」我應該知道在課堂上不該提。他也提到了那一陣子在一年級課堂上一位加拿大籍老師的不幸例子,因為這個老師本身帶有挑釁意味地展示了中國西南某地的旗幟,以致於學生群起反對,甚至在另一門中國學生必修的政治課上,政治老師還要求所有學生就這位加籍老師的言論寫篇報告。

我回答老闆,這件事我也知道,我的課倒也不太會觸及這些話題,這個提醒我也會放在心上的。老闆點點頭,順便也抱怨了學生封閉的思想,也為學校處在中國以致於很多原來理所當然的學術討論都成了禁忌話題表示歉意,雖然英方也不願見到老師們受到這些限制,但是學校裡還是有黨部的設置,很多大環境加諸的禁忌也不是英方可以抗衡的。

我雖然明白也諒解學校的難處,但也對這些所謂的禁忌4T,the forbidden four Ts,感到厭煩起來。


這4T,是一到中國就有老同事題點過我們的,四個絕對不能在課堂上提的禁忌話題,剛好都是T開頭:台灣,西藏,天安門和the 法輪功。其實說是不能提也不完全對,提是可以提的,但你所採取的觀點,可不能和當局有一點出入。宣揚與政府不同的見解,才是真正的禁忌所在。

一開始對於學生們一致的政治思想,我也是同情的。在沒有其他資訊其他選擇性的環境之下,盲目地高舉愛國旗幟,一味覆誦政府灌輸的思想,還以為是自己獨立學習所得的主張,其實是可憐的。

但是看到學生們自以為高尚的極端民族主義表現,又令我在好幾次場合裡得強忍住厭惡的情緒。最最無知的表現,是在幾乎每一次學校邀請外賓來演講時,如果學者們將台灣提做一個獨立的經濟體來闡述時,每到開放問題時,一定有學生舉手提點,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為什麼台灣的經濟表現要分開來探討?這樣無意義的反駁已經氾濫到了一個地步,讓主持演講的本校老師,在開放發問之前,甚至會搶先公告,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都很愛偉大的祖國,這個問題請不要再發問了。這種公告多多少少帶有譏諷的意味,但學生似乎也聽不出來話下對他們民族主義激情的調侃,還快意地鼓掌叫好,坐在台下的外籍老師們,也只能互相會意一笑。

前一陣子奧運火炬在歐洲傳遞時發生的一些摩擦,更是把學生們的民族意識刺激到了最高點。掛國旗的掛國旗,做標語的做標語,學校網路論壇上群情激昂,似乎西方國家對待中國只有一面倒的惡意,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阻撓大國堀起,西藏哪裡有什麼人權問題?達賴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恐怖份子,西方國家只是在利用西藏問題來打壓中國,一面倒地譴責西方媒體,個個以表述自己有多愛祖國為榮。

對於個人政治意見的表述,或是國家民族認同傾向,我當然沒有意見。每個人成長的背景吸收的資訊,一定會形成不同旳意識,中國的學生們認同統一的祖國,不容分裂主義,也不是什麼值得批評的事。

但是問題不在於表述自己的意見,而在於學生們不能理解不同意見可以同時存在的這種現象。對他們而言,事實只有一個,所有與這個見解不同的,都是邪端,都要被消滅。於是在課堂上,居然有學生逼問法籍老師,要求她表明她對巴黎事件的看法,當這個老師很誠實地說明了她不苟同中國官方對待西藏的做法後,整個班級開始對她產生敵意,處處不合作,搞得老師根本無法再教下去,特別要求學校從下個學期開始,絕對不要把這個班再排給她。

我知道,身為一個外國人在中國教書,有很多話題是必須要避開的。我一直以為,不要觸及敏感領域就好,倒也不必妥協自己去同意中國官方說法。但後來我才發現,這種箝制真的無孔不入,而且真的大大影響了教學品質。每當我在講課時,要特別提醒自己這個例子不能用,那種說法必須重新修飾以去掉任何政治意涵時,我的思路就無法連貫,而我也不能提無給學生最精闢的見解。

我們也曾經很天真地以為,課堂上學術性的討論應該沒有政治上的限制,尤其是在號稱提供英式教學的學校裡,老師們在課堂上不帶個人政治傾向的學術討論,應該要被保護。所以當那個加籍老師不被續聘的消息在同事間散開來後,大家的心裡都打了個突,明白了我們畢竟身在中國,學校的官員還沒有那麼大的肩膀可以把這些荒謬的影響擋在學校外面那一圈護城河外。



最後我們都笑了,如果想出書拍電影,那就去挑戰這個隱形的限制吧!履歷表上可以填上「曾被中國當局以政治理由遣送出境」,還可以把版權賣給小報或自己出書,在中國以外的世界,也不見得活不下去咧!








Q&A
to fox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the"耶,你應該去問你家那個英國人吧!對於什麼時候要加the,到現在我還是處於一個傻傻分不清楚的狀態~~~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oxrose
  • 為什麼是"the 法輪功"呀?
    為了要硬湊出4t嗎, 還是有其他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