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4 Mon 2008 18:57
  • 辣妹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個早上,麻辣小游龍很興奮地告訴剛醒過來的我,他夢見了我們未來的女兒。小女孩包著尿布,搖搖擺擺地爬上樓梯,小游龍小心翼翼地在後面護著,生怕寶貝摔疼了。沿襲著他一貫愛分析的習慣,小游龍對這個夢的解析是:將來我一定要多花時間去陪我女兒,不可以為了事業疏忽了她。
那,要是是兒子咧?
小游龍居然很正經地回答我:
「我沒有辦法想像有一個兒子的情形,在我所有和小孩有關的想法之中,都是一個小女孩在裡面蹦蹦跳跳,沒有例外。」

所以當我第一次在上海產檢,醫生發現大辣的雙腿之前有可疑的陰影時,麻辣就是一副很豁達的模樣,不斷地強調男生女生都好啊,只要是我們的孩子,我們都會很愛他啊之類的。
但夜深人靜的時候,麻辣還是偶爾會問我,「男生很麻煩吧?你看啊,你又沒有兄弟,只有兩個妹妹,你應該會為了如何帶小男生而煩惱吧……」
總之在那一個月之間,麻辣雖然還是開心,但似乎總是有那麼一點點小小的失望在,又好像得不停地說服他自己:我愛大辣,男生女生都很好,我愛大辣,男生女生都很好……

在台灣產檢前,我們大概也就認定了大辣是男寶寶,也這樣和親友們說了。產檢時,我們也沒有特別請醫生看大辣的性別,但在檢查了大辣的四肢內臟之後,醫生很隨口說了一句:
「啊,是個小女生。」
「女生!?」我們兩個異口同聲叫了出來?
「在上海產檢時,醫生說有可能是男生呢!」
醫生聽了皺了眉頭,又仔細看了螢幕:「不可能,百分之一百是女生。」
不但如此,他還叫在一旁的護士小姐過來,要她也檢查一下大辣的性別。護士小姐看了看螢幕,也很確定地說,是女生。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確立他的權威,醫生在大辣的兩腿之間畫了一個箭號,想了想還不罷休,又在箭號旁邊加註了一個♀的符號,在後來列印出來的超音波照片之中,於是就有了一張證據確鑿的照片。

一路回家的路上,麻辣只能用最通俗的「笑不攏嘴」來形容,拿著照音波照片反反覆覆地看,連半夜躺在床上還要轉過頭來跟我說,「我們要有一個小女兒了!」
從此之後,他就叼叼不停地講著要怎麼樣訓練大辣防身,要教大辣踢足球,也開始擔心他會不會忍不住殺了大辣的第一個男朋友,更誇張的是,他還苦著臉問我:「對著一個甜甜軟軟的小女兒,我要怎麼才能開口說不可以啊?」
是啦是啦,男孩女孩都好都是寶,怎麼就沒看見你為了兒子興奮成這個樣子?

至於那張成就小游龍夢想的照片,在帶回家給我爸媽看過,我妹妹們看過,我外公外婆舅舅舅媽姑姑阿媽看過之後,小游龍意識到他女兒張開腿的私密照這樣被人家看光光實在不像話,所以從此之後封在大辣檔案夾(是的,我們有一個專門給大辣的檔案夾)的最底層,大概也沒有人再有機會見到了吧。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le pickle
  • 當初北鼻腳夾得緊緊的不給看,
    照超音波的小姐說看不到"小鳥"所以"應該"是女生,
    我卻一直覺得是男生,
    還沒懷孕前總想要生女生
    之後只希望北鼻健康正常
    結果北鼻生出來後
    到現在一講到這個話題
    我仍舊是大家的笑柄
    托腹帶對減輕背痛蠻有效的
    尤其到後期肚子變很大時
    可以考慮試試看
  • 嗯,我昨天開始試用托腹帶了
    還在適應它的存在
    畢竟肚子前面多了一塊有點硬的布的感覺還蠻怪的

    champel 於 2008/12/13 12: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