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孕前期和孕中期過得太爽?一切我覺得本來沒有的毛病,一股勁兒地統統在這最後一個半月來報到。

從開始懷孕起,我就很自豪自己是個健康寶寶,沒吐沒痛沒流血精神也好,加上瑜珈老師也說我體質強健,這些孕癥才都沒有出現,我就開始得意起來了。孕中期剛好是要上課的那三個月,除了恐佈的兩天九連發小班課之外,其餘的時間,就算是站著上完一堂大演講課,我也沒有特別不行的感覺。瑜珈也在持續進行,還有三不五時的晨走,我自己都真的以為自己是女超人,不會生病的那種。

 

結果到了正式進入孕晚期,好啦,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為聖誕節加新年假期時,瑜珈課停了三個禮拜,從一個小感冒開始,我的鼻子就沒有完全通過,才剛把新年時得的感冒養好,過農曆年時,又來了一個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大感冒,恐佈的是,前一天人還好好的,第二天就燒到三十九度,在家裡試著退燒,退了兩次又燒回去兩次,只好進醫院,醫生說有輕微的支氣管炎和扁桃腺炎,於是被打敗的女超人開始吃平常根本不會去踫的抗生素,那時候,我心裡只想著快退燒快退燒,免得大辣有影響,根本就考慮不到其它的事。吃了三天,整個人昏沉沉地,燒是退了,但是鼻子又開始塞了。

 

怪的是,搬到上海之後,因為大採購而東奔西走,又發奮地要把身體鍛練回來,每天爬上十九層樓,感冒的那些病癥居然好得比在鄉下休養時快得多,沒幾天,我又回復到活力十足的狀態。

 

正當我們覺得懷孕也沒有那麼痛苦時,長得愈來愈大却不肯出來的大辣,開始壓迫我的脊椎和膀胱,雖然沒有痛到不能起身的地步,但是每天晚上那種腰好像快斷掉的感覺,連瑜珈都幫不上忙。坐著休息嘛,大辣還要踢一下我的肋骨才會甘願,不然就是突然給我一拳一脚的,她的力氣大到連產檢的護士都會被嚇到,直說小傢伙的力氣真大......

 

這些似乎都還可以忍受,最慘的還是妊娠紋這個鬼東西。明明我就有乖乖擦油擦乳液,也做好了心理準備,該有的也躱不掉,但它偏偏,偏偏就是在前兩個禮拜才出現!那有人三十七周才開始冒那個鬼妊娠紋!大辣那麼重,要是我早一點生,是不是這些紅色的紋路也不會出現在我的肚子上!明明這最後一個月,我的體重都沒有增加,那這個被撐大的肚皮,是不是都是那個拼命增重,又不肯出來見我們的大辣給撐的!氣得我有時候還會隔著肚皮拍一下大辣左右擺動的屁股,要她安分一點,乖乖出來,不要再替我製造更多的妊娠紋了!!!

 

唉,到了這個時候,我才真的了解孕婦想快點卸貨的心態,本來還覺得把大辣裝在肚子裡真的挺不錯的,心態上已經有了一個女兒,可是形態上還可以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上館子寫論文做運動逛書店,現在啊,我們只大一個心願,大辣,來吧,快出來吧!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