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考慮,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寫下來,但後來想了很多,或許把這一瞬間紀錄下來,以後可以當做給自己的警愓。

事情是這樣的,自從我們到了奧地利之後,大辣一直沒有辦法把時差調好,一開始的幾天是從兩點之後每個小時起來一次,過了幾天似乎調好了,但是因為去打了六合一疫苗,晚上又翻翻覆覆地睡不好,從此之後,好的時候一夜醒過來兩次喝奶,壞的時候四點多醒過來,就吚吚啊啊地不肯睡。

我已經忘記是哪一天的事了,但是連續好幾天沒有辦法好好睡,白天又因為餵母奶,真的說補睡,也沒有辦法睡多久,後來我因為累壞了加上花粉熱大爆發,有天突然就燒到三十九度,整個人完全沒力氣,不過也是因為發燒,連續昏昏沈沈睡了二十四個小時(當然還是要醒過來餵奶),喝了一堆水發了一堆汗,睡醒了之後,除了掉了二公斤之外,也就好像沒發生過什麼事情似的又康復起來。

那件事情就是在生病之前的某個夜裡發生的。

事情的經過也很簡單,我一整個晚上睡睡醒醒哄大辣,到了四點多,她醒了又睡不回去,開始嗯嗯啊啊地在小床裡滾來滾去,拍她搖她都沒有用,大概安撫她一個鐘頭之後,我的耐心突然用盡,整個人火氣一頭上來,有個衝動要賞她兩個巴掌,但是理智硬把衝動壓了下去,冷冷地和半睡半醒的麻辣說,我有衝動想揍她了,麻辣一聽立刻嚇醒,馬上翻身起來接手哄她。

後來我一直沒有辦法睡著,反覆地想,我這麼愛大辣,為什麼會想要打她呢?

第二天,我又問麻辣,他是不是也有受不了,想要給大辣一頓好打的時候?麻辣很誠實地回答我,從來沒有。而且我昨晚的話,也嚇到他了;他又接著說,或許這是因為在他的成長過程之中,和我們東方小孩不同,暴力從來沒有過教育的意義吧?!

我後來又想,我想打她是因為要教育她嗎?

完全不是吧!我因為她睡不著而生氣,打了她,不但不會讓她入睡,本來只是動來動去咿咿叫的她,反而會嚇得大哭,不是更吵,更煩人嗎?

再者,她根本不知道週遭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帶著她繞過三分之一個地球,晚上不好睡,也不是她能控制的行為,打她,有什麼教育意義在裡面?

所以,我想打她,完全只是想出氣而已啊!

但是是怎麼樣的氛圍之下,我居然會想要用暴力來宣洩不管是疲累沮喪或是無能為力的負面情緒呢?如果大辣再大一點,如果我生氣的事再可以歸罪大辣一點,是不是我的理智就會把我的情緒正當化,說這是為了愛她為了她好為了教育她的體罰呢?

這是我第一次被自己的衝動嚇到,我知道,很多爸爸媽媽會站在"適當的體罰"的立場,採取理智控制下的輕體罰。只是對我而言,那天深夜裡突然竄出來的猙獰的野獸真的把我嚇到了,我不知道在什麼樣的情況之下,我會被憤怒遮蔽,以教育之名掩飾情緒的宣洩。

也就這樣,我更堅定了,絕對不對小孩動手的信念。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很懂氣到想出手的雯
  • 換個角度想,麻辣從來沒有過也有可能是因為他沒有像你帶到這麼累。要喝奶、要哄睡,生病了也還是得起來...這些辛苦麻辣沒有經歷過。醒著時哄小孩跟很累時哄小孩,真的差很多!別總是歸納到文化的不同,畢竟獨立的思考個體才是決定一切的基礎啊。
  • 唉,我本來是想要模糊化的,因為這裡畢竟有長輩出沒
    不過想想,那就直說好了
     
    他原來說的是,不像"你"的成長過程之中......

    仔細想想,我小時候被打的那段時間,你大概還沒有什麼記憶吧?或許這也是我們對體罰這件事反感程度相當不同的原因之一。那時我被打的程度,從現在我的角度去看,小學老師或鄰居早就該去社會局報案了。

    問題是,在我很模糊的記憶之中,對於被打的前因後果我常常是不了解的,不要說是做了不知道會被揍的事(例如翻阿嬸的衣服出來玩),有時候根本連做了什麼事挨打,我都是到大了一點之後,才拼拼湊湊出來的(例如很久之後,我才發現小學老師告訴長輩,我威脅同學把糖果給我吃,不幸的是,我完全不記得我做過這種事)。

    所以我對自己有想使用暴力來出氣的衝動,才會覺得那麼戒慎恐懼。

    當然我不想把這種衝動完全歸咎於小時候被打的經驗,但是我無法不反覆地想,到底這個經驗對我造成了什麼影響。

    其它的不說,我到今天為止還是無法對長輩完全直接說出我的想法,小時候就更不用說了,當我被問到不確定什麼答案才對才討好的問題時,我總是心虛地笑。當然我也不知道我那時到底有多驕縱,因為從來沒有人明確地告訴我,我的哪些行為是驕縱的,是會被打的,我只能在被打之後自己摸索。我也很難想像我是有多頑劣,要這樣被修理?因為今天我看到的我,是畏縮的,是總是想討好大人的。

    就連已經三十多歲,表面上超自信,當了媽媽了,連想在部落格上討論自己的想法,我都會想半天,然後把這些想法刪掉,模糊掉。

    我無意,也不想,評論別人該怎麼做父母。

    但是我很明白的知道,我不想要讓大辣怕我。



    champel 於 2009/08/08 16:34 回覆

  • JU
  • 我覺得嚴重睡眠不足真的很容易情緒失控
    所以不一定是麻辣就不會
    你可以半夜換他照顧幾天就知道了

    我是還沒有打小孩的衝動
    不過已經有失控一次過對哲哲大聲質問'你哭啥阿'
    (這樣也好像沒好到哪去)
    有幾次則是他哭我哄的太累的抱著他哭:PP
  • 啊他被我嚇到之後,已經決定要接手晚班了

    本來我是想說,反正要起來餵奶,兩個人睡不好不如一個人睡不好,不過現在他堅持他來哄小孩,哄不動一定要吃奶時,才抱到我身邊......

    champel 於 2009/08/08 16:29 回覆

  • tao
  • 媽媽難為阿
    先要決定養出啥樣的子女
    之後永遠在修正教養的方式
    這還是你们小學之後才了悟的觀念
  • 我們沒有想說大辣該是什麼樣的
    不過,我們倒是溝通討論了無數次,要當怎麼樣的爸媽

    champel 於 2009/08/08 16:31 回覆

  • TING YI FANG
  • 妳只是累了

    小孩一直哭鬧的話,任誰都會受不了吧!妳只是太累了,累到沒有辦法理智的控制自己罷了,加油啊!願妳們一家一切平安。
  • 可是我不想用理智來控制自己啊!
    我希望自己根本就沒有打人的衝動,因為真的會怕有一天,理智也會破碎到把暴力合理化......

    champel 於 2009/08/08 16:33 回覆

  • Luca
  • 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媽媽的猙獰是必然的過程.在生第一個小孩時,我曾無助的狂哭,也曾狂吼大叫,但每每有衝動想揍人的時候,就離開現場換人接手.太累時,會捉狂好像是自然的生理反應哦!適當排解就好,不要真的把氣出在孩子身上,若真的罵一罵吼一吼會讓自己放鬆的話, 我會選擇吼出來啦!不然, 三個小孩的我,怎麼能存活到現在,呵!別想太多, 這還是第一胎而已呢!
  • 唉,我想到還會有中辣,小辣,微辣....
    ...就覺得累了

    champel 於 2009/09/02 13:56 回覆

  • Wesley
  • 說真的 那是每個剛有新Baby的父母(尤其是母親)必經的過程...so dont worry..我門也經歷過..那時當爸爸的也要隨時備戰接手 畢竟母親光餵奶這件事情就夠辛苦了 加上那時身體又不好..再好耐性的都會需要情緒的出口...呵呵 這時老公的作用就該發揮囉~

  • 是啊,好家在有麻辣小游龍一直很積極地參與

    champel 於 2009/09/02 16: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