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麻辣小游龍吵架,好啦,不算吵架,只是激烈地討論。

是關於我不喜歡煙味這個問題。記錄一下我們"激烈討論"的內容,來證明我常說的,我們是一對無趣的學術界怨偶。

大家都知道,如果還不知道的,現在告訴你,麻辣小遊龍論文的題目是關於奈及利亞的毒品政策,他還是後現代主義的信徒,就是Foucault那一派主張我們所謂的價值觀是社會建構出來的,當然這樣講很籠統,不過和今天這個主題有關的大約就是這樣。

好啦,根據Foucault,在歐洲中世紀是沒有監獄或"精神異常"這種概念的,精神異常的人也不會被隔離,就是生活在人群之中。是到了文藝復興時期,"理性"這個概念被創造出來,而"不理性""異常"才做為相對的概念被創造出來。所以很多我們習以為常的價值或概念,並不是原始存在的,是社會有權者為遂行政策而創造建構的。(這裡就又加入了馬克思的對立,掙扎觀點)

那和我不喜歡煙味有什麼關係呢?一開始是一本小遊龍剛買的書,是關於鴉片社會定位的變遷,以及相對應的政策法令。其實就我們的一般想法(mala註:被民族主義洗腦後的想法),鴉片是西方傳入的毒品,可是歷史學家的研究會告訴你,鴉片在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是很普遍的日常消費品,不是違法的,也不是"不道德"的。而在中國也是在歐洲人來之前,鴉片就存在社會各階層的。我們印象中英國人為了賺錢而誘惑中國人吸食鴨片,是後來民族主義興起後,被建構出來的形象。

麻辣小游龍的推論就延申到了現在英國政府的禁煙政策,今年起英國的公共場所一律禁煙,我是很支持這樣的政策,因為,好吧,很自我的,我不吸煙。我的理由在於,抽煙的外部性很高,一個人抽煙,會影響到其他在場的人,健康是第一考量,煙味嗆人是第二考量。我不在乎吸煙者本身的健康(當然這裡也有外部性,吸煙者有較大的機率患部疾病,增加健保制度的支出,也增加付稅者的負擔),在乎的是吸煙者為了自己的樂趣而影響了我。小游龍就說啦,二手煙的危害目前還沒有堅強的實證,這點我不清楚,因為我也舉不出來哪個研究,重點是,這一切都發生在上床熄燈後睡覺前,誰要起床去google資料啊。

氣人的是,他說我的"煙味嗆人"是建構出來的。氣味本身是中性的,沒有價值的,是背後的社會觀點付予它"宜人"或"臭"的判斷。像他不習慣中藥味,就會覺得中藥燉雞是臭的味道,而我覺的是香的味道,因為我的背景,將這個味道和好吃的雞,補的湯連結在一起。像我覺得blue cheese是臭的味道,可是他只覺得那是強烈的味道,因為他將那個味道和他對cheese的喜愛連結在一起。台灣的政府強烈宣導抽煙的壞處,我們這一代的台灣人對抽煙無法連結至任何一項好的東西,自然對我而言,煙味就是臭的。

我就反駁啦,氣味是生物性的,嗆鼻是生物的反應,咳嗽是生物的反應。我認同後現代主義講一些社會價值是建構的觀念,自己的論文也用到這樣的理論,可是我不認為所有的價值(喜惡,好壞)都是建構的。生物有趨吉避兇的能力,生理上好惡的反應,往往出自於對危險,生存的判斷。像抽煙,才是社會建構出來的,因為煙被和"酷"連結起來,所以即便生物能力反對,但是附著其上的社會價值會鼓勵心理去趨動生理享受這種氣味。

然後兩個人就反反覆覆地爭,爭到累了就氣呼呼地睡著。

其實已經約定過好幾次啦,晚上11點之後,不准提任何政治法律社會經濟宗教環保或和論文有關的話題,兩個人半夜為了WTO爭得面紅耳赤真得很神經。可是往往就算是情緒家人朋友關係的話題,到最後也會被拿來用各種社會學理論分析。昨天晚上不過是我翻了翻新寄到的書,他問我覺得如何,我說看起來很有趣,就延伸到上面的爭論。

很慘喔?可是也沒辦法,不單是我們兩個人,周遭的朋友聊著聊著也都會轉進這個可怕的漩渦裡,所以啦,還是聊吃的比較有趣啦!

我只希望,將來我們的小孩可以和朋友們聊玩具卡通甚至白雪公主,不要對我們分析白雪公主是社會男性為了壓制女性,而建構出來的柔順無知需要被解救的形象,就可以了。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