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磨論文,進度很慢很慢,心裡有點急,可是又沒辦法,修得就是這麼慢,就算一天再多花幾鐘頭在上面, 思緒也是一樣會卡住,大部分時間還是花在坐在沙發上望著盆栽發呆。

Gernot的忠告是不要太完美主義啦,完稿還要二修三修的,一個大致的東西先出去再說,一個一個註解的修,要修到什麼時候?更何況一稿出來的東西,可能都還要大修呢。

從來也不覺得我是個完美主義的人,可是真的在論文上沒辦法放手,總要覺得整個結構順了之後,才能開始工作,可是啊,結構是會一變再變的,繼續寫下去,就會有新的意會,然後又要坐下來發呆理順,再繼續。尤其不喜歡寫完之後,覺得文章很爛的感覺,之前兩個碩士論文就有點,”這是什麼爛東西”的心虛,也就導致現在處處斟酙,弄得進度比蝸牛還要慢上十倍。

可憐的麻辣小游龍總是第一個讀我的東西的,他的國際經濟法功力也因此精進不少,:p 更何況我用了一些國際關係的理論,更是他的強項。只是他總是要求我在文章裡多灌點水,依他的見解,我把太多資訊包裝在太簡潔的文字裡,常常一段讀下來就覺得累了,應該要試著反覆論述,用兩三句話來陳述一個idea,不要壓縮在一句話裡。

不知道是不是學法律的就會這樣,一句話說完了,總覺得這裡那裡不夠周延,要多加幾個分句再去修飾限制,我也不喜歡枝枝節節的東西,就搞成這副”字字珠璣”的濃縮版論文,自己有時看了都覺得累。

唉,真難。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