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吃麻辣鍋時和阿杰仔討論"名字"的涵意。

好啦,再重申一次我們是一對無趣的博士生怨偶,這一次也不例外地很嚴肅地在吃飯時間,聊學術性的話題。

麻辣小游龍的論證是,當你給予一個對象名字的時候,就表示你對他的在意,因為你花時間去圈示他的形象。你給他愈多名字,就代表你愈在意他。以此證明,他愛我很多很多,因為他給我取的暱稱,而且是天天在交互使用的,絕對超出五根手指。至於例證,因為有些實在太不雅的,不稱我高貴的形象,我們就在此省略。

至於我嘛,平常就叫他名字,有時會用麻辣小游龍,寫email,尤其是他去奈及利亞的那段時間,會用mala,以資區別,表示我不是奈及利亞有名的詐騙集團,小生氣的時候叫他柯杰諾,有時候順著他玩就叫他阿杰仔。不過這些名字之中,只有麻辣小游龍是他纒著我替他取的,其他的,是他奶奶,中文老師,甚至是他自己取的。

他的結論嘛,就是說我不夠愛他啦。

不過,說到底,我們都是後現代主義的跟隨者,何況他還逼我替他看完整本Orientalism,整理後說給他聽。

於是我的辯解便在於,名字,是別人叫你的代號。所以陳家村的甲,在面對陳家村的乙時,”陳”這個姓是沒有意義的。只有在陳家村的甲,面對李家村的丙時,”陳”才有做為區分你我的功能。所以當我們在定義別人時,常常在做的其實是定義”非我”,然後間接地形成”我”的內涵。(這一段算是從Orientalism抄來的。)

所以當他給我那麼多的名字,用意上只是在定義他自己的形象。尤其我們兩個現在過著半隱居的生活,社交活動幾乎停止,每天接觸的就是對方,他用來叫我的,強烈地反應著區別他自己的意涵。這和是不是很愛我,根本就沒有關係。

於是兩個人又在吵,名字裡投射的意義是什麼,不過,後來爭論也不了了之,因為今天麻辣小游龍烤了雞蛋糕給我吃,既然我都嚐了甜頭了,口頭上,就只好多讓他一些啦。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