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9 Fri 2006 04:53
  • 占有

我在想,那些在being bossy的背後,是什麼樣的原因?

有時候,相較而言我顯得冷淡,不喜歡去問現在你在做什麼啊?什麼什麼進行地怎麼樣了啊?或者說一些你應該怎麼怎麼啊?這個要怎麼怎麼去做啊?因為多半只是回答問題,於是便顯得不是很熱心。

我猜我原來也不是這樣的,因為我只是我,不能知道別人到底怎麼覺得,所以我只能說我猜我原來也算是bossy一族。大概你覺得你自己在這個事情上還可以,就會有這種癥狀吧,如果覺得自己知道些什麼,就會想表現出我知道吧?

只是這幾年的生活讓我開始退後了些,拉開我覺得該有的隱私界限。也不是我成長了多少,只是被別人侵犯了的感覺很討厭,然後便自覺地在自己的反應上收斂。不喜歡人家來告訴我怎麼做,也不完全是覺得別人知道得比我少,就是純粹地覺得,這是我的生活,我可以自己來決定吧?如果我有疑問,或許我去找資料,或許我問人,但是不喜歡這種你應該應該如何的答案,難道資訊的傳遞不能用儘量客觀不帶有價值評斷的方式完成嗎?

我想,這種being bossy的背後,是占有慾吧。你覺得你擁有這個人,所以你想要去影響他,讓他朝著你覺得對的道路行進。我不知道除了成就滿足自己,還有什麼理由會驅使一個人去干涉另一個人。很多人喜歡拿出愛來辯解,為你好啦,掛心你啦,其實追根究底最後也是投射在完成自己上面吧。一個學語言的朋友說,現在語言的表達裡愈來愈多的have取代了可以用be的地方,我們變成了一個重視”擁有”的社會,materialistic。

當然有愛就有關心,關心便會擔心,擔心就想要插手。我也不知道分界究竟在那裡?要怎麼表達我的愛却不會顯得想支配。一些關心讓我覺得窒息煩躁,很想拉開距離,覺得別人總是想代替我決定。我也曾經發脾氣,要關心我的人收手,不要再告訴我該怎麼做。以致於現在的我,被抱怨有點冷漠,沒有主動去問去關心去探究,可是我覺得我總是在這兒呀,我總是願意傾聽呀,我以為別人在有難處時,也需要一個人先靜靜沉澱的空間,所以我也曾失去了一些該主動給予安慰的機會,然後要細細溝通彌補回來。

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每個人都是他自己的,我可以界定我需要的空間,愛和關心不是侵入我領域的理由,付出愛,要先了解收受者的界限,否則,只是考慮自己,說是好意就不該被拒絕被責難,只是在滿足自己的占有而已。很難,可是因為愛,我便願意去摸索那細微的分界線。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uca
  • 你寫得很深奧,卻也明白的表達出你的想法.....希望別人能尊重你的界限,不<br />
    能用愛,關心或其他理由來侵入你的界限.<br />
    完蛋了,我就是那種很愛幫助別人,告訴別人你該怎麼怎麼做的人耶!我覺得,<br />
    這是每個人的個性吧!你知道我是哪一種人,就知道如何與我相處.不喜歡這樣<br />
    的侵入性關心,就離我遠一點.這只是個比喻,現實生活中不就是這樣嗎!<br />
    若是最親密的愛人有這種不自知的侵入性關心,讓你不舒服,唉.....就解釋為<br />
    不可對抗的愛,用無限的包容及溝通來慢慢化解囉!<br />
    我覺得你現在會覺得很煩悶的原因,是因為生活還沒有新的刺激進來,所以會把<br />
    小事放大,把關心視為枷鎖.這只是個人認為,不見得是對,但我覺得或許等你<br />
    工作之後,心態及情緒會有很大的轉變.這點我來拭目以待了.<br />
  • champel
  • 相對的吧,你想要多一點,我想要少一點,兩個人都需要尊重對方的界<br />
    限。這又沒有一定的公式,重點是不能只隨已意,一意孤行,然後用都是<br />
    因為愛你來當免死金牌。<br />
    再說,這些感覺也都不是絕對性的。人在比較沒有安全感的時候,就會比<br />
    較有防衛心,也比較敏感。我不喜歡人家踫的,也多半是那些我覺得沒有<br />
    辦法掌握,比較脆弱的地方,或許在我變得強壯一點的時候,我也不在乎<br />
    別人怎麼說怎麼說,因為他的干涉所輻射出來的力量,也相對地減低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