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個星期都在下雨,趁著星期日傍晚難得放晴,我們到小菜園去晃了一圈。

很可怕啊~~~荒煙蔓草的,可是雨又要開始下,我們只剪了一些菠菜,拍了一些照片就回家。

 路上經過鄰居的田,蘆筍啊,草莓啊什麼的都長出來了。我們今年春天也埋了幾叢蘆筍,只是蘆筍算是長期作物,第一年通常不能收成的,要到第二第三年才可以開始採收。

圖裡的鼠尾草也是從種子開始種的,一直到第三年的現在,才第一次開花。 我們一直想種樹,蘋果啊李子啊杏子啊,可是這些也都是要長期才會有收檴的植物。問題就在於,我們自己都不知道,今年九月之後,我們會在哪裡?

現在的我們,面臨著一個交叉口,雖然說找工作十分有彈性,那裡有工作就往那裡去,誰先找到工作,另一個人就跟著走。可是相對著彈性,是一種不安定感,一直不知道將來會怎麼樣,會在哪裡的慌張。

在經濟部工作時,一個老前輩替我排了紫微斗數,我的命到底好不好,已經不記得了。就記得兩件事,第一是我總有很多貴人,第二是我忘了哪個宮裡有著一顆主遷移變動的星星。貴人相幫是有的,老是在變動遷徙也是有的。

麻辣小游龍也是個不想老待在一個地方的人,世界這麼大,生活有這麼多種,跑來跑去,尤其在我們這個年紀,也不是件什麼壞事,只是有時候很想擁有些什麼,像是一棵蘋果樹,像是一個漂亮的廚房,可是因為沒有定下來,而都不可得。

 我們已經盤算了,入秋後要把鬱金香球都挖出來,如果搬到另一個可以租菜園的地方,就移植進土,如果不行,就把球莖們帶回奧地利,埋進青蛙村老家的周圍。另一件,是家裡的植物,把螃蟹蘭的葉子剪下,把swiss cheese plant的新葉連鬚根裁下帶走,我們的家,會隨著我們在世界各地落脚。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