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今年天氣特別地暖,牛津沿水這一帶出現了很多這種有點像蜘蛛又有點像蚊子的大飛蚊,daddy longlegs 。本來我們以為是新家這裡的特產,後來和樓上的鄰居聊起,才知道原來這裡往年也沒見過這麼多的大飛蚊,都說是今年才有這種每個晚上都可以在家裡發現十幾隻的景觀。

小游龍是一個完全不能在家裡和大自然共處的重度環境清潔焦慮者,誰家裡沒事不會飛進幾隻蚊子幾隻蛾,我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那種人,能夠趕得出去的就趕,捉不到趕不走的,我就裝做沒事,試著和這幾隻小蟲和平共存,只要確定睡前臥房裡是無蟲狀態就可以了。但是麻辣小游龍可無法忍受這些蟲子這麼不識好歹地闖進來,只要被他發現有蟲踪,必定馬上發動攻擊,可以抓到丟出窗外的還算好運,要是讓他抓不著的,從台灣帶回來的電蚊拍一定會把蟲子就地處決,決不寛貸!

偏偏遇上了這個幾年沒見一次的飛蚊潮,他每天晚上擬定作戰計劃,什麼時候那一間房要熄燈,開窗關窗的順序,如何一間一間地殲滅敵人,他都會著實執行,不讓一隻飛蚊漏網。

這倒也不是他第一次和家裡的這些害蟲宣戰,最經典的戰役應該是我們在倫敦大學學生公寓住的那一年,他與Osama Bin Mouse的戰爭。

那年剛好是911過後不久,我們剛搬進一房一廳的學生公寓,公寓的地點絕佳,就在Russell Square附近,租金因為是學校的房產,所以驚人地低,房子的條件就和一般學生在倫敦可以負擔得起的公寓差不多,雖然舊,但是也還可以接受。

當時是一塊巧克力,讓我們的敵人現形的。我是個不怎麼吃甜食的人,所以一塊黑巧克力讓我吃了兩口,就被包回錫鉑紙裡丟在書桌上,也不是稀奇的事。只是晚上關了燈正要入睡時,我們突然聽到窸窸娑娑錫鉑紙翻動的聲音,麻辣小游龍馬上翻身開燈跳起來察看,一時間,四週並沒有看到什麼可疑的行跡,可是,桌上的巧克力有一角的包裝已經被囓碎,細細的破錫紙散落,我們對看一眼,雖然深夜裡不敢驚動鄰居,可是心裡都在尖叫,有 老 鼠!

從那個晚上起,麻辣小游龍就將他生命裡短期內最主要的恐怖份子命名為Osama Bin Mouse,並且發下決心,要smoke it out!!

我們先是通知倫大的住宿管理處,只得到了會派捉鼠公司的人來公寓看的結論。在這段期間,麻辣小游龍嚴格執行有機垃圾不過夜的政策,一切可能成為敵人糧食的物資,全部加蓋加封,務必杜絕敵人得到我方資源的可能性。問題是,公寓裡有四層住戶,管線相連,就算我們小心翼翼,鄰居也不見得有警覺性,更何況隔壁還是倫大某機構,垃圾收集箱就在我們家樓下不遠處,想要讓Osama Bin Mouse彈盡糧絕,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既然餓不死趕不走敵人,麻辣小游龍採取更積極的做法,買了捕鼠器和毒鼠藥,不見敵人的屍體決不罷休。對於這個做法,沒膽的我其實是反對的,當時我覺得眼不見為淨,只要把家裡整理好,食物收藏好,看不到老鼠,沒有被老鼠污染的可能性就算了,對我來說,要是捉到了Bin Mouse,該怎麼處理牠,才是更令我毛骨聳然的問題。

不過麻辣小游龍無法容忍家裡還有老鼠出沒的可能性,他還恐嚇我,誰知道有幾隻老鼠,要是牠們一直增生繁殖,家裡遲早會被這些恐怖份子佔領,斬草要除根啊,他很語重心長地勸我。

於是家裡四處都灑了毒鼠藥,每天晚上麻辣小游龍在捕鼠器裡更換不同的誘餌,從巧克力,火腿,到起司,他都試過,可是Osama Bin Mouse也不是省油的燈,幾個禮拜過去了,我們沒有捉到牠,也沒有再看過牠的影子。

直到有一天下午,我進廚房要倒水喝,嚇!一推開門就看見冰箱門前倒了一具鼠屍!我沒有查看的勇氣,水也不想喝了,馬上關上門,到小游龍回家前,我都不曾踏進廚房一步。當小游龍後來隔著衛生紙把Osama Bin Mouse的屍體撿起來時,這位恐怖份子已經完全僵硬沒有生命跡象了,雖然我們還繼續放了一兩個月的藥,也沒有再見到任何敵人的殘骸,於是麻辣小游龍宣佈解嚴,我們又回復不再提心吊膽的生活。

經過與Osama Bin Mouse這一役之後,我們繼續每年搬家的生活,雖然也有大大小小的問題,但都沒有這麼震撼,麻辣小游龍與害蟲之間,算是維持全勝的戰績,這個光榮的履歷一直到我們發現菜園裡住了一隻食蟻獸為止,沒錯,你看到的是食蟻獸這三個字,不過,那就是另一段故事了。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uttercup
  • OH-MY-GOD!<br />
    食-蟻-獸!<br />
    ........................<br />
    很難再有能出其右的animal encouter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