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麻辣小游龍皺著眉頭掛上電話,我心裡可以猜到,他和N的這一次對話大概也不是太開心的閒聊。

N和我們的關係處在一種有點微妙的奇怪狀態中。照理說,他是一個活生生隻身從肯亞來到英國移民打拼美夢成真的例子。N一路不停地打工求學,後來拿了大律師執照 (1),倫大某學院的碩士,唸了一半的博士(2),到現在在大公司裡擔任稅法顧問,我應該要很欽佩,很讚揚才對。問題是,每次只要和N 見過面說完話,我心裡的那種負面情緒,都讓我不得不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一個有種族岐視用鼻子看人的臭中產階級。

從我的角度來看,N 的問題在於他的主觀太強烈。說實在的,像我們這種念太多後現代文獻的學術界小脚,已經被洗腦到根本不相信人能夠有所謂「客觀」分析的能力,所以一個人論述十分堅持他的主觀見解,對我們來說,應該也不是什麼問題。只是,N 的主觀不僅強烈,而且完全沒有原則可偱。今天他可以句句皆引馬丁路德金,明天他可以主張只有完備的稅法才能刺激非洲的經濟發展,再過兩天再見到他,他又會突然在餐桌上宣怖他為了環保已經開始吃素,然後一個月之後再來家裡吃飯,他居然對飯前切出來的開胃火腿興致高昂。上述這些,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事,N 就是這樣總是有強烈一面倒的堅持,可是他的堅持又隨時在變。

我並不排斥和主觀強烈的人做朋友,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原則多變的緣故,N 在闡述他的主張時,總是讓人覺得理由很薄弱,常常聽完他的見解,在座的朋友額頭上都會冒出三條線,因為你總覺得怎麼有人會提出漏洞這麼多,這麼形式化而缺乏內容,似乎說之前完全沒想過的見解,可是他又偏偏無比認真無比堅持,一整席對話下來,不論他被圍攻得多慘,他都不會動搖。也就是因為這樣,每次和N 聊完天,我都會覺得好累。

N 倒有一個堅持是完全沒有變的,那就是對名利汲汲營營的態度。有錢不是壞事,喜歡賺錢也不是壞事,我不能因為自己窮,也沒什麼賺大錢的慾望,而假裝清高地批評別人,朋友之中,也有真的很有錢也很能賺錢的,只是N 對金錢的追求,太赤裸,太積極得令人不舒服,和他在一起,話題總是會繞到怎麼賺錢上面,如果他只限於自己努力開發各種賺錢的方法,也就算了,讓我厭煩的是,他總是喜歡很積極地建議我該怎麼怎麼的,才能走上富人的那條康莊大道,無論我含蓄地或是明白地表示,我對目前的生活很滿意,對稅務或公司法沒有興趣,他還是會無法停止地試圖勸返我這頭迷途羔羊,指點我該怎麼樣才能擁有更好的物質生活。

那天N 和麻辣小游龍的電話就是這樣講僵的,一開始只是閒聊,後來N 就開始游說小游龍加入他一個新的投資想法,他想要設立一個房地產投資公司,要我們也入股,不脫他慣有的風格,投資計劃只是很簡單地說要投資在房市上,跟著他解釋了一堆如何設立合夥,如何入股之類的程序上的事項,問他誰有專業能力來操盤?要怎麼運作?他卻只是一語帶過要再找個房地產經紀人來一起合夥,然後就又接著長篇大論地想要說服麻辣小游龍在他的大事業裡參一脚。其實小游龍當時並不生氣,更多的是受傷的感覺,是那種,已經是七八年的朋友了,怎麼還能這麼不了解你,這麼一廂情願的要你做你不會想要做的事。

後來我們有個小結論,N似乎總是在追求成為一個他不可能成為的形象。其實移民在新社會之中要立足,真的很不容易,適應新的社會規範,融入新的社群氛圍,都不是簡單的功課。但是,拼命地要把自己變成一個自己不是的人,也不是個很好的方法吧?N 所追求的,是那種上流的、純英國的紳士形象。而他的善變,就來自於他複製的對象的改變,所以他加入大英國協的民兵訓練,加入純英式的俱樂部,他想成為barrister,也不是因為工作的前景或執業的性質,而是因為barrister的稀有性和某種說不出的光環。所以他現在開始用一些高尚的詞彙,打高爾夫球,一心一意地想要塑造一個他心目中英國貴族應有的舉止。

我知道我是幸運的那種人,我沒有非留在這裡不可的原因,雖然很愛唉唉叫窮,但真說起來我也沒有物質生活的欠缺,來英國這麼多年,除了有時候麻辣小游龍的親戚因為少與外國人接觸,而無心使用的一些歧視性語言之外(3),我倒還沒有遭遇過什麼種族歧視的待遇,我也沒有改變自己成為另一種人的需要、意願或想望。所以每次批評N 總讓我有那種何不食肉糜的罪惡感,覺得自己處在滿足的地位,輕視努力填滿不足的他人,唉,可是那種厭煩的負面緒卻老是跟著N 一起來,所以,我就是一個狗改不了吃屎的petit-bourgeois 吧?


(1)英國的律師有分成barrister 和 solicitor,香港人好像翻成大律師和初級律師,其實兩者在我看來,也沒有等級之分,只是執業的範圍不一樣而已。Barrister是走訴訟路線,所以執業的範圍都是像一些行政法啦基本民刑事啦,其他像非訟事件,尤其是倫敦最大宗的金融公司這一塊,則是solicitor的執業範圍。
(2) N 為了留下來,可以說是用盡了心機,他其實也不想讀書,但是因為找不到給居留證的工作,所以他只能一路升學,並且不停地打工來支付昂貴的學費,後來他因為和西班牙女友結了婚而得以定居,學業自然也就丟掉了。
(3)例如晶晶晶啊,例如小朋友說我是yogo(前南斯拉夫人)啊,例如婆婆看到黑人小朋友的照片,低呼「好可愛的negro baby」,他們就是不存歧視心地使用這些歧視語言啊,所以每次我只覺得想笑,倒也不會有被侮辱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