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crabs were consumed
吃完二十隻蟹後的杯盤狼籍



在台灣的那一陣子,有個因為得教導師課而不能跟的自虐狂,天天在電話裡,要我把三餐加宵夜點心吃進肚子裡的東西一樣一樣地報告給他聽,其實因為家裡有事,很多時候都是都是由一成不變的煎魚+炒青菜+陳年滷肉打發掉(1),幾次偷偷出門吃了小吃,晚上就會在電話裡聽到「啊,我也要吃鹽酥雞臭豆腐煮玉米鴨肉麵烤蕃薯日本料理牛肉麵……」的抱怨,然後還要再加上,「你知道我今天吃什麼嗎?起司加土司……一個人吃飯好可憐」之類的哀哀叫。

不過倒是有一餐,麻辣小游龍還很是慶幸他人不在現場,就是我們一家十口上下吃掉二十隻大閘蟹那一役。(2)

好命的我,有個賣螃蟹的阿叔,大概在台灣還沒風靡起大閘蟹的時代,每個秋天我就在眼巴巴地等著吃大閘蟹,其他的紅蟳菜蟳就不用說了,第一次在餐廳裡看到紅蟳米糕上只有一隻紅蟳時,心裡還真的很驚訝,家裡上桌吃蟹,一向是一人至少一兩隻的份量,一桌人分一隻蟹,大概只能吃到一小隻脚吧?(3)

偏偏麻辣小游龍來自一個內陸國家,不要說螃蟹了,就是海鮮都很少吃。聽說他一直到十五歲才知道怎麼剝蝦殼,被我訓練了幾年之後,才知道怎麼不把整條魚吃得七零八落。雖然小游龍平時對食物一向很有冒險精神,連涼拌海蜇頭這種外國人通常會敬而遠之的東西他都完全不排斥,偏偏對甲殼類就是有心理障礙。

第一次弄螃蟹給他吃,是從倫敦中國城裡買的凍蟹。在台灣時,冷凍海鮮對我來說完全是不可能入口的東西,偏偏落在英國這種不吃海鮮的國家,饞了兩三年,終於還是繳了白旗,趁著請了幾個東亞朋友來吃飯,買了冷凍蟹,做了一道漂漂亮亮的芙蓉蟹。其實小游龍一開始也是很興奮的,跟著我拆腳剝殼,就在他試著咬開蟹脚的時候,手一滑,嘴唇馬上被裂開的蟹殼劃開一道口子。那頓飯,不要說吃多少隻螃蟹了,就是那第一塊讓他見紅的螃蟹,都被他丟進我的碗裡,踫都不肯踫了。從此之後,他便敬蟹遠之,久而久之,居然連蝦殼都懶得剝,害我每次要煮蝦,都還得先剝殼挑沙腸,只能挑蝦仁來做菜。

於是每年秋天,我總是有一種,啊應該吃螃蟹了的渴望,却又只能看著市場裡碎冰上的螃蟹嘆氣,到最後,還是只能買個一大網袋的淡菜,至少,有人肯替我在冷冰冰的水龍頭下刷上半個小時的淡菜殼啊!



(1)   是真的!午餐晚餐都是這樣的組合,只是魚和青菜的種類有點變化,骨頭湯裡的配料有點變化,加上阿媽家裡喜歡用豬油炒菜,每道菜吃起來都是差不多的味道說。

(2)   這一邊是外公家,對食物的要求是完全的對照組。

 (3) 不過,也就是這樣,當今年傳出大閘蟹吃多了會致癌的新聞時,一般人的反應大概會是「啊,一年也沒吃幾隻,不會怎樣吧?」, 而我那可惡的時常向我炫耀又吃了多少隻螃蟹的堂弟,今年在一開季就已經吃了十隻大閘蟹的傢伙,苦兮兮地告訴我他今年不會再吃大閘蟹了,因為「那個會得癌症的人,應該會是我吧?」。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oxrose
  • 我已經好久沒看過螃蟹了....<br />
    前兩個禮拜去吃泰國菜時,海鮮咖哩裡出現了兩隻蟹腳<br />
    就夠我興奮的了..<br />
    二十隻全蟹?!<br />
    我大概會繞著桌子跳舞吧! 太幸福了
  • champel
  • 唉,此情此景,不知何年才能再相見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