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04 Mon 2006 02:00
  • 教養

麻辣小游龍的一個高中同學最近不知道怎麼的連絡了上,既然高中同學在倫敦工作,我們上回到倫敦時,就順道約了吃飯聊天。

席間當然不免聊到中學的回憶,關於他中學時的劣跡我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到,但是每次聊起來,我總會覺得不可思議,這種放牛班的頑劣份子,竟然可以拿獎學金還讀到博士。不過相對的,他們也覺得很難想像,為什麼我這種沒膽怕事,連青春期都沒叛逆過的人,居然挨過打。當然在那個還沒有兒童福利法的時代,大人們可能都覺得小孩子不打不成器,不過我也知道,在我的台灣同儕之間,還是有人抱持著打你是為你好,你將來會感激的心態。

我自己不是父母師長,說起愛的教育理論,也沒有什麼說服力,只是當我回頭想想幾次挨打的經驗,總覺得好像沒有必要被打,也不要說有什麼感激的心了。

中學時因為成績挨打,實在沒有什麼好說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為了逃避教鞭而更用功一些,如果硬要從我現在讀書上的表現回頭去看,或許我真的有被鞭策到吧。

可是小學有幾次因為生活規矩被責打的經驗,完全讓我覺得是白打了,因為當時我自己大概也搞不清楚為什麼被打,更不用說因此而修正自己的行為了。

我是年尾生的小孩,當時為了讓我提前入學,媽媽特別找了在鄉下肯收我的學校,只是因為這樣一番周折,我是開學之後才入學,其他的同學不但已經相處了好幾天,甚至有些是從小學附設幼稚園就一起唸一起升上小學部的。

我也不知道是我錯過了開學時的生活教育訓練,或者是別的同學在幼稚園時代就有了的修養,很多該知道的規矩我完全沒有概念。就拿簡單的不可以邊走邊吃這件事來說好了,在私立幼稚園裡沒有新奇的福利社,也沒有什麼機會可以拿著零食走在校園裡吃,我也就缺乏了這種紀律,好幾次被記點糾正然後累積成體罰。其他諸如走路時手不可以插在口袋裡,看到老師要敬禮喊好,考試時不可以講話,這些後來看起來頗理所當然的規矩,對那時的我來說完全是謎團,一直要等到被處罰之後,我才一一地學起教訓。

不過有一次被拖上講台當著全班同學面前狠狠挨揍,就真的被打得莫名其妙。我得承認,剛上小學的時候,第一次有了零用錢,第一次自己買東西,對我來說是一個神奇的經驗,也不知道是因為那些五顏六色的零食,或是買東西的新奇感覺,小學一年級的我,也迷上了下課時擠進福利社的遊戲。更神奇的是,學校的後門邊就有一家小雜貨店,店裡的東西比學校福利社還要五花八門,當我發現這個小雜貨店的存在時,就像飛蛾看見燈火一樣,有那種非要去試一試的衝動。

好啦,上學期間出校門,據說是一宗萬惡的罪。不過對錯過生活規範教育的我來說,對這種行為的可罰性,完全沒有警剔。當有一天我從小雜貨店買了不知道什麼小零食或小玩意後回教室時,被同學通知了的老師,已經拿著教鞭在等著我了。我的記憶裡,當時我就是因為這件事而被按在講桌上狠狠地挨揍,不是打手心,是被籐條狠狠地抽著大腿屁股,痛到我當場飇淚大哭的那種揍法。

一直到十幾年之後,一次和姑姑閒聊,我才發現,原來我當時被處罰,可不是私自出校門那麼簡單。聽說當時十分驕縱的我,威脅同學分糖果給我吃,如果不從,在玩遊戲的時候,我會排擠那個同學。先不要說我完全不記得有這種事,或許我的記憶自動把自己作惡的那些行為消除掉,可是若是從我是一個後來才加入團體的學生來看,我有這麼大的勢力可以孤立原來就玩在一起的同學?又為什麼老師沒有向我求證過同學打的小報告?而在我被處罰時,為什麼老師沒有給我正確的理由?再假設這一切其實都有發生,我被詢問過,也承認自己的惡行,老師也說明了理由,我仍然覺得疑惑,這是多大一件事,要這樣痛揍一個六歲的小女孩?

至於說我曾經是多麼頑劣的小孩,幸虧幾頓毒打將我導向正途,讀到這裡,大家應該也可以感覺到,我還是一般頑劣,只覺得挨了不必要的打,可完全沒有感激的心情。

體罰在我看來,就和死刑一樣,是以暴制暴的末流手段。尤其用身形倫理地位的優勢,以暴力的方式逹到自己的目的,實在無法讓我覺得那是小孩們該感恩的教育方式。當然我也明白,像我這種自以為懂得點什麼的父母,最無益於老師掌控教室的秩序,我只能覺得慶興,我的小孩,將來絕大可能會在一個把體罰視做犯罪行為的社會之中長大,我也免了和老師們之間在體罰這件事上可能會有的衝突。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雯
  • 老實說現在這個議題在台灣也很受到矚目<br />
    但是我覺得太多人把體罰這個名詞看的過於廣闊<br />
    打一下手心是體罰、打一下屁股是體罰、罰站5分鐘是體罰<br />
    我覺得打手心或是罰站都是一種方式,本來處罰就是一種行為改變技巧<br />
    不是妳今天打了學生一下手心他這輩子就完蛋了<br />
    不是妳今天叫他罰站五分鐘他就會失去自己的思考邏輯而盲目服從<br />
    處罰只是各方法...而方法是看人怎麼用的<br />
    <br />
    或許以前老師真的打小孩像打狗,但那是以前<br />
    但現在連小孩的一根頭髮都不能碰,老實說,我覺得太過誇張<br />
    <br />
    我想處罰跟體罰是很不一樣的東西<br />
    或許大家該多去感受中間的差別<br />
  • champel
  • 我想我也是同意你的;處罰是必須要有的,但是不是一定要給予老師體罰<br />
    的這種手段呢?<br />
    <br />
    當然我們可以說,體罰也是處罰的一種,適度的體罰權力應該是可以給老<br />
    師的。這只是要看老師如何運用而已。<br />
    <br />
    可是問題就出在這個怎麼樣才是適度,老師的修養專業是不是足夠讓他們<br />
    把持住不致於濫用。<br />
    <br />
    我不是在懷疑老師們的專業和修養,也願意相信大部分的老師都不會濫用<br />
    體罰。只是從規範者的角度去看,我們要保護的是小朋友,在學校的體制<br />
    和身體力量的差距上,都處於弱勢的小孩子。因此在法律規範的角度上,<br />
    偏向防範師長們可能有的濫用暴力行為,而不是在折衷點上,平衡地去看<br />
    待濫用的危險性和維持秩序權威的必要性。<br />
    <br />
    話說回來,歐洲的老師也沒有用體罰,這裡的人也沒有比較邪惡啊~~~
  • 是吧...法律本來就是用來約束少數人的<br />
    <br />
    只是在這各很扭曲的社會,我還是要一直強調<br />
    處罰跟體罰是不一樣的<br />
    現在的家長卻把所有都混為一談<br />
    尤其是教育水準越高的,越容易覺得自己懂<br />
    反而更容易陷入自己的觀點而無法理解現在學校的環境與做法<br />
    現在的學校環境與教學內容'方式已經跟20幾年前不一樣了<br />
    但很多人仍以自己當學生時的角度來看老師<br />
    <br />
    老師應該有專業素養的,卻不被家長信任<br />
    因為他們學歷比較高(學校比較好),所以都比老師來的懂<br />
    在家長強權的現在,做老師就是服務業--客人爽就好<br />
    <br />
    當然,我也不是說 如果不打小孩了,他們就會學壞,所以我們應該可以打他們<br />
    我反對的其實只是一些家長扭曲的心態<br />
    <br />
    我覺得自己的姪女(是嗎?你知道我生活沒學好)在國外求學是好的<br />
    不過不是因為台灣會打小孩,因為現在也不能打了<br />
    只是現在的教育環境實在是很差,我想也不會有改善的<br />
    <br />
    寫一寫好像很針對你耶...當然不是啦..只是最近遇到家長問題很多<br />
    真的是有感而發<br />
    <br />
    <br />
    <br />
    <br />
  • champel
  • 對啊,體罰和處罰是不同的。我也同意老師在教室應該有建立權威,使用<br />
    處罰的手段來改變學生行為,只是處罰的內容,我認為不應該包含體罰罷了。<br />
    <br />
    我也承認啊,如果在台灣,我可能也會是那種令人覺得很難搞的家長吧?<br />
    可是我也覺得,現在社會不一樣了,家長不會再把小朋友送到老師手上,<br />
    說老師你儘量教儘量打,沒關係。家長對學校的教學和生活,愈來愈關<br />
    心,應該也是正常可喜的現象吧。<br />
    <br />
    或許老師們會比較辛苦一點,需要多和家長溝通,而不是像以前,在學校<br />
    一切他們說了就算。如何建立相互的信任,應該是這個時代轉變之下,不<br />
    得不的課題吧。<br />
    <br />
    <br />
    <br />
    <br />
    最後,應該是外甥女......<br />
    (是說一定會有晶晶晶,然後我都不可能生個男的嗎?小游龍每次講這個<br />
    話題的代名詞也一定是用she)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