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去了一個seminar,本來覺得運氣不錯,因為修稿剛好修到Robert Howse的理論,他就出現在牛津,還是講WTO reform/global governance, 趁機去偷師幾步,回家可以少看幾篇文章。

不過,四個多小時的研討下來,回家午睡起來之後,反而覺得整個人完全沒力。

研討的中心環繞著Lamy (就是WTO目前的秘書長),提出來的collective preference,想法是不錯啦,就是說目前WTO要突破瓶頸,必須要推動建立共同的價值共識,這個想法是他在當歐盟主席的時候提出來的,所以內容也著重在歐洲國家角度看出去的價值共識。

因為這個研討會是在歐洲研究中心下面辦的,而我是在座唯一一個非歐洲人,在研討過程之中常常對這些國際關係學生(只有我和Howse是唸法律的),提出來的論述,真的太歐洲中心,太打高空,可是因為自己去之前又沒有看過paper也不敢亂講話,就只好一直憋著。

回家之後,反覆地想,突然有點覺得我們這些研究理論的人是在幹什麼啊?醫生可以救人,經濟學家可以經世濟民,律師好歹可以幫人排解糾紛,啊我們這些在討論global governace的人是有什麼貢獻啊?就算我們提出了什麼偉大的理論藍圖,在層層的諮商之後,也不會剩下多少,更何況小角如我們這些博士生,誰想理會我們在那邊叫叫叫WTO是後現代還是現代理論架構?

研究理論真的是自爽而已吧?

自己覺得很哲學很有趣,到頭來和現實還真扯不上邊際,產出的衡量標準還很悲哀地用刊了幾篇論文來評價,厚厚一本論文寫出來了,大概除了校稿的那個人,連指導教授都不會細看吧?

有點厭倦這個自-high的產業........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yuanmaylee
  • 別醬嘛!好歹你也唸的是法律,再怎麼樣都比我們唸“跨文化商業溝通“來的有用嘛!
  • champel
  • 是法律啊,可是是很虛無飄渺的很理論的那種<br />
    <br />
    你的領域還是比較實際有用一點啦!
  • 悄悄話
  • ju
  • 這個是phd blue嗎?<br />
    那我們家那個讀的是哲學不是更慘<br />
    那天他忽然第一次有點blue的說<br />
    哲學家對這個世界一點貢獻也沒有<br />
    我還真不知道怎麼提出反勃安慰他耶!<br />
    <br />
  • champel
  • to ju, <br />
    <br />
    大概是吧。<br />
    <br />
    哲學家思索人類存在的意義,對人類心靈的安慰安定可是很有貢獻的。<br />
    <br />
    我們看的只是小小的短暫的社會現象.....還在抑鬱之中(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