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吧?在一個到處都是檳榔攤的國家,賣大麻有那麼嚴重嗎?」

這是我告訴小游龍最近台灣新聞猛報導大麻案,而那個賣大麻的可惡「毒販」被起訴求刑十二年時,他的第一個反應。

當然我們一般這些被台灣政府教化得很好的子民,會覺得檳榔和大麻怎麼可以相提並論?但是對於一個研究毒品政策的博士生而言,檳榔和大麻的差異還真的不大。其實光從使用的名詞來看,就可以發現台灣社會對毒品的負面定義,毒品耶,有毒的東西呢。

不過,毒品的英文可沒有毒性的涵射,就純粹地是指藥,drug。藥的定義也沒有負面的價值涵射,就是指一切可以改變心理生理行為狀態的物質,所以醫療用的是藥,煙草是藥,酒精是藥,大麻是藥,安非他命是藥,咖啡因也是藥,檳榔這種可以提神的東西,也是藥。

而我們所認知的毒品,其實只是被列為禁制品的藥。而那些藥會被列為禁制品,其實和藥的本質相關也不大,終究還是以社會的接受程度和政府的規範方式為最終的依據。當然在政令的宣導上,總是有很多駭人聽聞的附著印象。

毒品會上癮,難道喝酒不會成癮?抽煙吃檳榔不會上癮嗎?

毒品讓人喪失心智,喝酒也會改變人的行為,多少家庭暴力是酒精影響下的產物?

毒品危害人體健康,抽煙會肺癌,吃檳榔會口腔癌,喝多了酒也會酒精中毒,不是嗎?

吸毒會使人喪失工作能力,這個也是酒精中毒者的問題,而且反過來說,有些藥品確實是鬆弛劑,像大麻,可是有些卻是興奮劑,像檳榔,安非他命和古柯鹼,這些在初期反而可以提昇工作能力。

至於其他的社會影響,像是增加犯罪率,影響社會秩序,這些東西其實有很多是源自於毒品的「非法性」這個社會特質,反而和毒品的本質無關。

當然,毒品的成癮性和對生理的影響,不能同一而論。成癮性強而且影響大的藥品,幾乎在每個國家都是禁止的對象,但是對於那些毒品該列入禁止品,規範容許的程序在哪裡劃分,就完全是社會價值和政府規範方式的反射。

美國是清教徒立國的國家,對於酒精藥品的管制一向保守,而歐洲就相對放鬆。而台灣和中國一向有鴉片戰爭和民族自信心的問題,對毒品更是嚴加控制,在飛機一接近桃園機場要降落時,還有宣導短片警告你,走私毒品可是死刑。而泰國和奈及利亞的毒品政策反而是反應他們對國際形象的關切,奈及利亞國內沒有使用毒品的社會問題也不生產毒品,但是因為是非洲毒品的轉運中心,所以他們也向毒品宣戰,為的也是改變國際社會的觀感。

可是一些傳統的藥品,像酒精、煙草、檳榔、非洲的cola nut(就是可口可樂的原始成分喔),因為它們在社會之中流傳已久,背後也有龐大產業支撐,在規範架構下,政府一向無法把這些東西非法化。即便酒精成癮對社會的影響,遠比任何一種禁制毒品的影響要大,世界上還沒有哪一個國家,可以把酒精列入禁制毒品的行列。

而大麻這種成癮性和對行為改變能力相對低的藥品,在許多國家裡,對使用和持有並不管制,而有些國家對於販賣交易大麻,甚至也不取締。和大麻程度相似的藥品,其實還有檳榔和cola nut,但是這些植物,都因為已經深植在社會生活之中,也無法用政府法律的手段將它們給非法化。

所以當我在報紙上讀到,官員說大麻合法化會有多嚴重多嚴重時,心裡真的不禁想,有那麼嚴重嗎?

不過,這件事情對我最大的啟發其實是,台灣真是個褓姆國家啊~~~

就像台灣一般父母對子女的教養方式一樣,政府對人民的管理方式也是上到下的禁止。似乎只要告訴我們,什麼事情你不可以做,問題就會不存在了。

酒精毒品性交易和賭博,都是存在幾千年的產業了,也不是現代社會才會產生的問題,禁止,只會讓問題黑市化,而不會讓問題消失。

我當然不是要鼓勵大家去喝酒吸毒賭博,只是讓這些東西合法化,採取管制而不是防堵的手段,反而可以對整個毒品的交易,市場,使用有比較透明的了解和控制。而且合法化之後,那種偷偷摸摸的刺激感也就沒有了,對於青少年的誘惑力搞不好也會降低不少吧。而從黑市交易衍生出來的社會成本,也會降低。

管制不等於鼓勵,就像妓女合法化也不等於鼓勵,只是讓產業透明化,而達到更好的管理而已。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敏如
  • 不是每個人都那麼理性<br />
    多數官員都是鴕鳥心態<br />
    覺得犯罪率低就是治安好<br />
    哪知是吃案讓犯罪率變低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