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個禮拜在報上看到Ryszard Kapuscinski 過世了,因為手上正在讀著他的The Shadow of the Sun,心裡免不了有點鬱鬱的,他筆下的非洲還在我眼前栩栩如生,這個人却已經離開了。

那些常出入我家的Africanists 都同意,如果你要只讀一本有關非洲的書,就該是這本The Shadow of the Sun。

作者其實是波蘭人,這本書原來的語言也不是英文,麻辣小游龍讀了法文版,覺得寫得深刻,才買了英文版給我。我不知道翻譯過後的文字是不是有誤差,但是英文版讀來,實在覺得他是寫情境的高手。在他旅途之中的炎熱,燥氣,彷佛都吹在我的臉上。

這本書裡的非洲,是二次大戰之後的非洲。整本書是一篇篇獨立的散文,從剛剛擺脫殖民建立獨立國家時的欣喜希望,到內戰不絕,軍閥獨裁者盤據,然後到一個殘破乏力的非洲。

對Ryszard Kapuscinski 而言,”非洲”是一個不存在的概念,那麼大的一塊大陸,不同的種族語言,氣候地理,歷史和文化,除非是人為的,刻意的定義,否則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可以容納所謂”非洲”的概念。做為一個記者,他前前後後到非洲無數次,用最貼近當地人的方式在非洲生活。住在非白人區,搭巴士火車在沙漠之中旅行,睡在蟑螂昆蟲自由出入的房間,對他而言,就算是白人角度的報導,也要是最能忠實體驗非洲社會的報導。

但是對我這個被物質生活寵壞了的台灣人而言,非洲却因此而更顯得遙不可及。

小游龍在準備第二次的奈及利亞之行,和Ryszard Kapuscinski 一樣,他喜歡住在平價旅館,和門房計程車司機稱兄道弟,他喜歡吃路邊攤更勝於大飯店,遇到當地食物,就算是整顆羊頭,他也面不改色。在台灣,我喜歡他這樣不擺姿態,什麼都想嘗試,什麼人都可以交往。可是現在我却害怕和他同行,我不想在做客時硬要把咬不爛的羊腸子吞進肚子裡,也討厭沒有冷氣還得睡在蚊帳裡的悶熱房間。

包裝過的,為白人設計的非洲旅行我是很樂意,但是簡樸到極點,又沒有什麼觀光景點的奈及利亞學術之旅,真的很令人退却。

有點羞愧,或許真實的非洲,我也只能在像Ryszard Kapuscinski 這些有熱情的人們筆下看到了。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