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ive bread

人的口味,真的是被生命過程中的記憶塑造出來的。

到現在,我還是沒有辦法喜歡吃白斬雞蒜泥白肉甚至奧地利水煮牛肉這一些水煮的肉,就算是炒肉絲,如果沒有醃過醬油,或是顏色上得不夠,也在我的拒吃之列。這種壞習慣其實可以追溯到小時候,每逢過年過節,當阿媽殺雞殺鴨後,把整隻雞放在鼎裡燙毛時,那股彌漫整個廚房的水煮雞肉味道,每每會在我面對這些白煮肉時被勾引出來,於是我這一輩子都得在麻辣小游龍的「你不吃阿媽的白雞」的嘲笑裡渡過。

當然因為記憶而成癮的食物也是有的。橄欖麵包是日內瓦一家高級食品超市的特色麵包,每次當我切開橄欖麵包,沈甘的香味隨著刀鋒散開來,就彷彿又帶著我回到日內瓦湖畔明朗的夏日。

英國不太容易買到橄欖麵包,就算有,也常常多加了其它的香草,掩蓋過了黑橄欖純粹的香氣。再來,日內瓦的橄欖麵包是一整顆一整顆的橄欖鑲在麵包裡,後來我可以找到的,却都是切碎了的橄欖散在整塊麵包各處,雖然說切碎了的味道比較均勻,但總覺得當初的那個麵包才是夢幻麵包應該有的樣子。

所以不如自己動手。麵糰的配方和一般的白麵包沒有不同,只是要在發過一次之後,把黑橄欖塞進麵糰裡,整形之後,再發第二次。

吃過的橄欖麵包用的都是黑橄欖,青橄欖的味道比較酸,似乎不太適合。泡在水裡的黑橄欖我們嫌味道太淡,所以都是找沒泡水,可是去過籽的黑橄欖。如果是不太敢吃橄欖或是想新嚐試橄欖的人,其實可以先試用泡在水裡的,套一句義大利朋友說的話,黑橄欖是進階品,味道比較陳,但是在嘴巴裡回甘的香味也比較濃郁。

烤好的麵包單吃就已經很夠味,我還喜歡配Walter的香腸一起吃,小游龍喜歡配香料起司,不論香腸或起司,我們兩個常常可以一個人吃掉一整條麵包,還覺得意猶未盡。

是會讓人上癮的麵包。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ro JJ
  • 大姐,<br />
    <br />
    新的一年祝妳和 Brother G..<br />
    身體健康<br />
    萬事如意!<br />
    <br />
    Bro JJ
  • champel
  • 我們也祝你和sis sj <br />
    新年快樂<br />
    豬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