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purple hibiscus 是很稀少的花, 即便在原生的西非也很少見。google了一下照片,才發現原來就是小時候阿媽家曬榖場邊開得恣意的朱槿花,印象中倒真的沒有看過紫色的花朵。
Purple Hibiscus也是一本小說,一個奈及利亞的女作家,用十五歲女孩的觀點,描述了軍人政變,文化認同,學術自由,家庭暴力和成長的故事。

有評論家把這本書和另一本我也很愛的小說,The God of Small Things拿來並論。這兩本書是很像,都是由孩童的觀點來刻劃複雜的議題,都是一對兄妹面對家庭裡的事變,一個奈及利亞,一個印度,同樣有後殖民地對殖民文化的認同和衝突,而本地發生的時代事件,也都在背景環境裡間接影響書中人物的命運。

可是我還是偏好The God of Small Things. Purple Hibiscus雖然也是個好故事,但它就只是個好故事。雖然對男孩性格的刻劃不夠深,結局有點太多,但還是個容易引人讀下去的故事,看完之後,也會讓人想些事情。

但是讀The God of Small Things,除了敍事手法解構得巧妙,情節吸引人,我還可以感受到南印度濕熱的空氣,聞到芒果的香味,雖然書裡關於種姓制度的探討也很值得人深省,但是更多的是,當我翻過最後一頁的時候,會吐出一聲淡淡的嘆息。

The God of Small Things是本優美的小說,夏天裡,正好一邊啜著檸檬水一邊讀它。


中文譯名是微物之神,真爛。搞得好像是什麼嚴肅哲理的論文似的,不是的,這是一本用很細緻的文字寫出來的很動人的小說。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