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sh
今年最新收成,從法國帶回來的漸層小紅蘿蔔


在權力先生的眼中,人類只分成兩種:努力種菜的人,和不努力種菜的人。

權力先生是我們這區農會的會長,他不但本名權力(是真名!!),退休前在中學裡教美國政治,更熱衷於玩權力關係遊戲。

其實對菜園裡的其它農友而言,權力先生並不可怕,也不是壞人,他平時沈默寡言,也不太主動與人交往,大家可能只是在每年開會民大會時看到他報告,其它的日子裡,和權力先生並不會有太大的交集。

但幸運(或不幸)的我們,却剛剛好擁有位在權力先生隔壁再隔壁的菜園。權力先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中有三百六十五天會到菜園去,也就是說,只要我們去種田,就一定會遇見權力先生。反過來說,權力先生也很清楚,我們有多久沒有去菜園裡工作,我們的菜園裡還有多少地方沒有開發整理。

我們的農會確實是數一數二的漂亮,這幾年因為種菜的潮流大興,據說農會有一大長串申請加入的等候名單。而農會規程裡也有一條耕作條款,要求若不耕作,就要退會,不能佔著菜園不種菜。

當初我們加入時,就是佔了這個條款的助力。我們前一手的農友,分到了菜園之後,一整年都沒有去種菜,權力先生一怒之下,在我們到農會詢問有沒有空地時,就馬上把那塊菜園撥給了我們。

使用權上面的爭議,我們是到後來才知道的。理論上前一手農友的租期是滿了,我們也是從下個租期開始接手,但是菜園裡有已經蓋好的農具屋,農具屋裡還有不少工具和種子,重點是農具屋是上鎖的。權力先生叫我們自己敲掉舊鎖,換上新鎖就可以使用農具屋,如果前一手農友回頭質問我們,就直接叫他要嘛把農具屋搬走,如果搬不走就不要嚕嗦。

我們當然不喜歡有糾紛,但是租都租了,地也開始翻了,實在不願意放棄菜園。而且,經過這一番陣仗,我們心裡也很明白,不要和權力先生作對,雖然很明顯地,他是利用我們達到驅逐前一手農友的目的,但是如果我們要求退租或換地,誰知道那個等候名單到底有多長?或者到底存不存在?畢竟一切都是權力先生說了算啊!

權力先生不但對農友們的耕作監督甚嚴,自己也是十分以身作則的。他的菜園永遠井井有條,乾淨得連一根雜草都不長,蘆筍長得粗大,南瓜結得像車輪大,去年菜園最靠近小路旁的菜畦上還豎起了一塊牌子:「本菜園之洋蔥,被BBC選作本季種田節目的範本,請勿動手觸摸。」

每次小游龍經過那塊菜畦都會嘀咕一陣子,當然見不得別人好的成份是有那麼一點,只是我們的菜園常年處在半開化的階段,每次遇到權力先生,都會被他冷漠的眼神冰到,搞得我們總是在想,會不會,下一次就輪到我們被趕出菜園?

10 poles的菜園對我們來說真的太大。又不像其他農友一大半種了馬鈴薯洋蔥,只種些葉菜豆子的我們,根本用不完那麼大的田地,於是有一半的菜園總是在休耕。可是領教過雜草威力的人都知道雜草有多可怕,不要說大半年沒清理,只要下個兩場雨,天氣一暖,雜草就可以長得比小腿高,我們光有種菜的部分都拔不完草了,更何況是沒種菜的部分。

和雜草纒鬥了兩年,終於去年秋天續約時,我們決定放棄一半的菜園。當我去繳田租,才剛開口說:「今年我們的菜園……」

權力先生馬上接口:「是不是只要租一半?」

天啊!權力先生難道在我家農具屋裡有裝竊聽器?還是從我們兩個在菜園裡活動的路線軌跡可以推算出來我們的下一步行動計劃?

我囁囁嚅嚅地說是,還打哈哈說菜園實在太大了,蔬菜長不快過野草……巴啦巴啦的,權力先生也不接話,只是用「宰我你居然晝寢」的那種眼神看著我,我只能閉嘴把話吞回肚子裡,眼看著權力先生把我們的菜園編號多加個B,表示我們只租後半塊。

我走回菜園整理了一下東西,在家上大號晚個十五分鐘出門的小游龍才現身,我告訴他大致經過,兩個人還在菜園裡比劃今年到底剩多大耕作面積時,就有一位推著小朋友推車的先生晃了過來,表示他受權力先生指示,過來看看可能要租下的半塊菜園。

權力先生,您老動作也太快了一點吧!我口袋裡繳田租找回來的零錢還是熱的,下一位準農友馬上接到通知啦?

我們和準農友小聊一下,又逗著小朋友玩了一會,看到權力先生遠遠走回他的菜園,頭皮有點發麻,就趕快回頭忙自己的事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今年只種半塊菜園,總覺得工作量不大,再也沒有永遠除不完草翻不完土的倦怠感,而這半邊長滿雜草的菜園居然漸漸被我們打理完畢。

而權力先生對待我們的態度,也隨著可耕作面積的增加而加温。一開始是寒喧時多了幾話,不再是哼哼哈哈而已,後來在小游龍割草時,還主動問「G darling」要不要借他的柴油割草機?

新來的農友一家也有相同的感受。據說一開始權力先生對他們也是淡漠得很,但看到他們很辛勤地又是架支架,隔菜圃,還下重本買了不知道多少包的培養土來改善土質,對他們也就殷勤了起來,開始有說有笑的。

這個周末我們又到田裡去勞動,把vivi公主種在草坪上,還把周圍的草地割得整齊漂亮,回家時又經過權力先生的田,他停下手邊的工作和我們打招呼,小游龍和他聊了一下,順道提了句,最近下雨天又暖,雜草長得真快。(你看,我們還是處在這種永遠想要先自我防衛的心態,不要等他提,自己先認罪。)

權力先生笑了笑,很寛容地說:「沒關係,你已經做得很好了。You are doing well.」

我很下意識地看了看天,確定太陽還是從西邊下去,才回頭對權力先生笑了笑,揮揮手,回家去。


20070520
難得一見的整齊菜園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May
  • 天哪!我看了都覺得壓力好大!要是權力先生不小心瞄到我家“花園“的話...
  • 他又不會把你趕出去。我們是因為處在他的權力影響範圍之下,才會這麼皮皮挫 :(

    champel 於 2007/05/22 18:24 回覆

  • Gwen
  • 是叫Mr Power嗎

    唉呀不過種個菜,這麼不學術的閒暇活動怎麼也冒出一個類似指導教授級之類的人物來督導,弄得別人很緊張,如履薄冰咧.難不成菜園裡也有社會階級
  • 就是啊,不過他好像有選過當地的民代什麼的,所以我不太寫真名。
    又,如果我老闆有這麼愛盯人,我的博士就不必唸那麼多年了......
    話說回來,農會倒是真的像是英國社會的縮小版,以後再多一些有趣的人事。

    champel 於 2007/05/23 17:52 回覆

  • mego
  • 雖然壓力很大
    但是我還是很羨慕有地可以種東西
  • 台北應該也有市民農園之類的東西吧。
    我記得在我念政大的時候,就知道有一個老師有在自己種菜了喔。

    champel 於 2007/05/29 02:03 回覆

  • jufangh
  • 還好我們是在自家花園玩玩的
    如果是租來的可能早就被趕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