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我和麻辣小游龍在一起之後,雖然沒有正式地替C&G招待所剪綵放鞭炮,但是幾年下來,不要說辦過的晚餐趴或節日趴次數已經數不清,就是睡在我們家客廳地板上的人數,也不是用手指頭加脚指頭就可以算得出來的。

招待朋友本來就是件開心的事,我喜歡煮菜他喜歡聊天,開晚餐趴不用花太多錢就可以吃好料,朋友們想要留多晚就留多晚,招待所裡還有各式酒類茶葉點心,聊到半夜想吃消夜也都沒問題。

我們開晚餐趴的最高峰其實是住在倫敦的那段日子。C&G招待所就位在倫敦市區中心,靠近大英博物館的絕佳地理位置,我們兩個又都在倫敦上學工作,社交圈裡的朋友雖然不一定都住得近,但是到我們家的交通都是方便的,那時我們幾乎每個周末都有朋友來家裡吃飯,少時四個人多時十個人,加上各個西方東方節慶,轟趴不斷。最多的時候,一房一廳的小公寓裡有六個人同時過夜,麻辣小游龍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立下以後家裡一定要常常高朋滿座的宏願。

趴替開多了,總會見到奧客,這是一定的道理。人客們不見得沒禮貌,但是不同的飲食餐桌習慣,也意外地把場面搞僵了好幾回。

雖然我和小游龍有各自介懷的地方,但誰是晚餐奧客前兩名,倒是兩人想法一致,沒有不同意見書。這兩位奧客在出現在家裡晚餐桌上一次之後,就被永遠除名,說起來他們也不是犯了什麼天大的錯,就是吃相難看態度又差。我們雖然不至於要求客人要感激涕零,吃完飯要從餐桌跪拜到大門口,可是一頓飯下來被挑被嫌,活似我沒端出三星水準的食物很不夠誠意,這種經驗一次就夠了,後來社交上的往來還是有的,但是想都不要想老娘會再替他們煮一次晚餐。

奧客一號是小游龍唸碩士時的同學,他常常和另一個友人F出現,我們見過幾次,但是交談都不熱絡,有一次他甚至問小游龍(當然不是當著我的面),我是不是有什麼毛病,為什麼總是沈默地坐在一旁,不喜歡加入談話?後來我知道了,當然不太高興,奧客先生您和F只要一開嘴,話題就是繞著中東政治走,一點也不會顧慮在場的其它人,這種超級排外的閒聊,插不進嘴,應該不是我有毛病吧?

不管如何,在一次我搞不清楚原因的因緣之下,小游龍請這位奧客一號先生和友人F來家裡吃晚餐。事先說好了小游龍要做中東風味餐,我只要當助手二廚就可以了。小游龍也委婉交待了客人們,不是每個人都對中東政治有熱情,希望客人們可以原諒我對這個話題的無知。

好啦。中東菜就中東菜唄,小游龍不喜歡吃肉,所以他要是主廚大概弄出來的都會是全素的菜,於是那天我們做了素食版的moussaka,就是一層茄子一層馬鈴薯一層蕃茄素絞肉醬和很多起司白醬的焗烤,配菜是撒了薄荷葉的沙拉和halloumi起司。

傍晚時客人到了,菜上桌了,奧客一號居然縐起了眉頭。

「這是什麼?」

「moussaka啊,中東風味,雖然有點偏到希臘去了。」小游龍笑著說。

奧客一號翻了翻層層疊起的焗烤,又攪拌了一下盤子裡的沙拉,嘆了口氣說:「我不吃蔬菜。」

我和小游龍互看了一眼,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個狀況。

奧客一號還在繼續抱怨:「事實上,我大概從小學開始就沒吃過蔬菜了。」

「什麼蔬菜都不吃嗎?」我忍不住心裡不斷冒出的疑問泡泡。

「只有像馬鈴薯蕃茄這一類東西例外吧。」奧客一號很堅定地一邊說,一邊把moussaka裡的馬鈴薯片挑出來吃。

「那……你多吃點麵包好了。」小游龍很無力地提議。

「不是說吃中東菜嗎?」奧客一號不想放過我們。

小游龍也有點不太高興地說:「這些不都是中東菜嗎?」

「中東菜是肉,肉,肉!」奧客一號十分堅持。

好吧,肉就肉吧。大爺您就將就這一餐吧,好歹我們也又炸又烤地弄了一個下午,光是醬就要熬兩種,沙拉不吃就算了,難道moussaka也有菜味嗎?

不過奧客一號是有原則的,不然怎麼會是奧客。一個晚上,他就真的只吃麵包和馬鈴薯,其餘的菜色連踫都不踫。

當然這晚我們兩個做主人的也是黑著臉,坐在餐桌上,毫無插嘴餘地地聽兩個客人聊了一晚的中東政治。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妹
  • 厚,雖然我不是遇到中東政治迷,但是你知道NICO他們那一群人都是在I.D工作的,所以話題都圍繞著非洲政治經濟等等走,連聊的音樂也是非洲的,害我每次去都無話可說,還要被問,你怎麼都不聊天啊,是不是聽不懂啊....是聽不懂啦,但是聽懂了是要我說什麼啊!!!

    下次還是讓小遊龍跟他們去旅行吧!(淚)
  • 這種痛苦,我明白

    champel 於 2007/06/12 04: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