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med scallop
蒸過頭的扇貝



對於牛排的熟度,我和麻辣小游龍的喜好差不多,切開後剖面的肉應該是粉紅色,但不帶血。可是對於海鮮,我們兩個却常常會為了到底要吃多熟而翻臉。嗯,其實也不能說真的翻臉,應該是說,就上桌的海鮮到底熟了沒,小游龍常常有多餘的疑惑,而我呢,對於他三不五時的疑惑,總是覺得很不耐煩。

喜歡吃海鮮的人,大概都知道,煮海鮮的一個大忌就是過熟,魚肉蒸得柴掉,蝦子煮到脫水,那這道菜的口感就已經沒有了,而且這樣搞下來,海鮮本身的滋味應該也已經去掉一大半,剩下來的,只是吃那個調味的工夫而已了。

偏偏小游龍對於海鮮的熟度一點概念都沒有,他只知道檸檬蒸鱸魚很好吃,却不明白,如果硬要把鱸魚在蒸鍋裡擺個半個鐘頭,那吃到嘴裡的魚肉,就不是這樣白嫩嫩又有彈性的了。但他又會擔心沒煮熟的海鮮會拉肚子,只要看到疑似不熟的部分,就會很緊張地問我:「能吃嗎?熟了嗎?」

最近一次夫妻翻臉的導火線,就是一隻墊了茴香的鹽花烤鱸魚。魚是當天從市場買回來的,很新鮮,秉持著吃海鮮就要吃原味的原則,我只抹了鹽花和一點黑胡椒,就把魚和茴香一起進烤箱烤。

上桌後,小游龍喜孜孜地從魚尾巴開始往上吃(嗟!沒文化的野蠻人),我也很不客氣地從魚肚子開始下筷,沒過多久,本來還很開心的小游龍,突然給我驚呼一聲:「啊?沒熟嗎?」

「怎麼可能?」我抬頭瞄一眼他停下筷子的地方。

「你看,透明的……..沒熟吧?」他還特地去戳戳那塊小小的透明魚肉。

「才不是,笨蛋,那是鱸魚肚子裡的一圈脂肪。」我撥開他的筷子,把那一小塊膠質夾起來送進嘴裡,因為我在魚肚子裡也塞了一些茴香絲,所以那塊充滿魚鮮味的膠質,還和著茴香甜味,超好吃。

小游龍還是很委屈地看著我,「明明看起來就像沒熟的肉……….」



送上桌的魚肉還好,頂多我念他兩句就算了,反正也不影響到我吃魚。可是如果做菜時,他還在旁邊磨蹭幫忙,就真的很煩。

上個週末我們在市場裡買了四個扇貝,打算回家蒸了當前菜吃。

那是我第一次買扇貝蒸給小游龍吃,在開殼清洗時,他就一直在水槽旁邊礙手礙脚。雖然我之前也蒸過,但都是市集裡清理好,我只是帶回家料理而已,整顆要自己開殼清理的,還是第一次買。說實話,對於扇貝的器官我也不是很明白,但沒見過豬總吃過豬肉啊,我就把這四顆扇貝,對照著在餐廳盤子裡看到的樣子整治,沒看過的東西都摘掉,看起來有點噁心的東西也清掉,對我來說,就是很直覺地在動手。

偏偏小游龍很好奇,一直問我那個紅橘色的東西是什麼?那個長長的東西是什麼?黑黑的那個是不是墨汁?(扇貝也有墨汁嗎?)啊我也不知道啊,只好一直說不知道不知道地敷衍他。

到了燒水上鍋蒸時,我本來只想蒸個五分鐘就好,免得貝肉蒸老了,小游龍對它的第一印象一不好,下次要再吃就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讓他克服心理障礙。

殊不知,我才要起鍋,他就嚷嚷,太快了太快了。我瞪他一眼,「貝類不耐久煮的,會韌掉的!」

他很怕死地說:「這顆,這顆,看起來還不太熟。」

我也很用力看,實在也看不出來為什麼它看起來不熟,只好很將就地妥協,把那顆扇貝留在鍋子裡,我自己要吃的兩顆拿出來,他可以先吃完一顆,再去拿鍋裡的那顆。

不過,就在我們一前一後爭執的時間裡,扇貝也繼續坐在蒸鍋裡讓我們指指點點,等我坐下來開始吃時,我自己的兩顆扇貝都已經蒸得有點過頭,加上前面被小游龍煩的火氣一上來,一想到一顆一鎊的扇貝被折黱成這樣,我就耐不住地擺臉色給他看,他也覺得很莫名其妙,明明就很好吃啊,為什麼我還要嫌?

討厭鬼,明明就是你沒吃過鮮嫩的扇貝,才會分不出好壞!



對於小游龍,我還可以瞪他兩眼,嫌他沒知識;但是如果是長輩在桌上,一直挑剔魚沒熟,我也只能悶氣往肚子裡埋,還要很有耐性的解釋大半天。

那次是在青蛙村的聖誕節,除了公婆和我們,小游龍的阿姨和姨丈也來一起過節。阿姨24號當天一大早,就和相熟的魚販買了幾塊魚排,要做晚餐。本來他們是計劃做炸魚排的,但是不知道怎麼樣的,計劃又變成一半做炸魚排,一半讓我試做紅燒魚給他們嚐鮮。

其實我是有點願意又有點為難的。因為婆婆對吃的東西態度很保守,我們試過帶她去各種非義大利或非奧地利餐廳,一貫的下場就是大家都不開心。她找不到想吃的東西,小游龍對她排拒的態度生氣,我和Walter坐在旁邊混身不對勁,所以我一向不以介紹東方菜給她為己任。

好啦,小游龍自己不想吃炸魚排,就拖我下水,紅燒魚就紅燒魚唄,依我以前的經驗,蔥薑醬油酒燒出來的東西,對老外一向很討好。

於是在四雙眼睛密切地觀察之下,我拍乾魚排,拍上麵粉,先煎魚排,再爆香洋蔥絲和薑,櫃子有N年前小游龍送給婆婆的醬油,當然沒有米酒,就用奧地利土產的水果烈酒,snap,代替,加了糖,再把魚放回煎鍋裡熬。

又煎又燒的,加上大家先吃前菜時,魚還在電爐上文火燒,這樣下來魚不要說沒熟了,沒老掉就算萬幸了。

但不是。

偏偏婆婆和阿姨還是說魚沒熟,原來她們看到的是魚肉表層上有一層暗紅色的肉,我只好耐心地解釋,那層在魚皮和白肉之間的肉,本來就是有點暗紅色的,煮多久,都會是這個顏色,更何況,那是在最表層,魚肉怎麼樣沒熟,也不會是表層的沒有熟啊。

但是沒看過不是被層層麵包粉包裹住的魚排,婆婆和阿姨還是決定那是沒熟的肉,仔細把這層魚肉都切掉之後,她們才敢繼續嘗試人生第一塊紅燒魚。

後來雖然她們頻頻稱讚好吃,還要我把食譜寫給她們,但我自此之後,唉,還沒有第二次在青蛙村煮海鮮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ay
  • 奧地利不靠海,對各式各樣的海鮮持保留態度,這很可以了解。可是愛爾蘭不就是個島,我們家那個只敢吃魚(最好是炸魚)和幾種料理方式煮過的蝦,其它種類一律不碰。省事,反正我也不愛煮飯!
    那個清蒸扇貝看來真是美味可口,過兩天也去市場找看看!請問那要蒸多久?
  • 水滾後下鍋大火蒸五分鐘就可以了。

    champel 於 2007/07/31 17:43 回覆

  • 01.
  • 1.0

    de國人他們對於魚吃得很生
    北德人就把海魚可能是生鯡魚
    直揭撥下來夾小圓麵包吃
    他們直接叫Bismark 俾斯麥
    那個把at國打的落花流水的宰相
    我只吃過一次
    德國卻到處是
    樂此不疲
    日耳曼蠻族還沒進化到要用火

    奧國人有悠久光榮的得奧匈帝國歷史文化
    所以要求熟食是很正常的文明現象
    不要太計較
  • 那個herring似乎是他們唯一吃的生魚吧?我還滿愛吃的耶。我們在荷蘭小攤上,吃現殺現片的,當然比不上生魚片,但還是比醋漬的好吃些。

    可是你能想像嗎?有一年聖誕節晚餐,居然是herring沙拉配麵包,外面在下雪,桌上完全沒有熱食,要不是小游龍很機警地泡了一杯熱茶給我,我應該會哭出來吧。

    又,上個學期小游龍帶的助教課裡,剛好有一個正是B家族的女生,事前他笑說血恥的機會來了,結果人家很用功,害他一點都不能為難她。 XD

    champel 於 2007/07/31 18:09 回覆

  • gracelee0708
  • 唉..這種飲食文化差異真的很難排解開來
    偏又得同一桌吃飯,那種明月照溝渠的心情,很哀,辛苦你了~
    那日本的生食魚片文化,肯定會嚇死他們的吧?!
  • 也還好啦。

    上次他們來英國時,我們帶他們去吃日本料理,本來是想豬排飯不就是wiener shnitzer的變種而已嗎,結果婆婆連淋了醬油的豬排飯也不欣賞,那就實在是沒辦法啦。

    在歐洲也就算了,反正到處都有義大利餐廳,現在我們兩個是挫著等,終究有一天他們會到台灣玩的,唉。

    champel 於 2007/08/07 23: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