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晚上八點半,還留在研究室裡。手頭的文章寫到了一個段落,整理些東西,準備回家。

但是回家又怎麼樣呢?小鬼們和爸爸還留在奧地利,要等麻辣在九月的研討會開完,才會一起飛回來。所以我一個人過的日子,還有將近一整個月。

在奧地利待了一個多月,積下來的工作其實不少,幾篇該寫的東西,下學期開課要準備的資料,不愁接下來的這幾個星期沒事做。

當然會想念小朋友們,尤其想念抱著她們在懷裡那種軟軟的親䁥感,但是還沒有想她們想到夜裡要抱著枕頭流眼淚,不能成眠。

明明是很一直渴望可以暫時撇下小鬼們專心工作,明明也真的有很多工作得完成,只是,每天教師公寓和研究室之間來回,這樣的日子,好像,少了一點重心。


原來我還是社會化的人,需要人際之間的交往。開學前的校園空盪盪的,研究室外的走廊除了偶爾有論文得交的碩士生在活動之外,總是靜悄悄的。即便網路上的世界還是很熱鬧,微博fb上可以和朋友拌拌嘴聊聊天,但人之間面對面輻射的體温,交互的氣息,還是構成所謂「真實」的條件。

結論是,我不是當宅女的料。

等這篇文章寫完,找個時間出門到市區吸吸人氣吧。









附送一下小朋友在青蛙村游泳的快樂影片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