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麻辣小游龍的朋友,Adam,還有樓下的奈及利亞鄰居來家裡吃晚飯。Adam雖是英國和埃及混血,在英國長大,但是他的論文也是做奈及利亞,所以昨天晚上的話題就大半繞在這個國家打轉。

我所有和奈及利關有關的印象都來自麻辣小游龍,我知道一點政治,經濟,歷史,也看了幾本奈及利亞作者的小說。對於這些非洲國家,台灣的基礎教育著墨得實在少,除了南非的民主運動我還記得一些,國高中的印象裡,惟一剩下的就是,桑吉巴島產丁香......

關於非洲,一直覺得是一個那麼遠的地方,不過,現在的我,還多了一點”我這一輩子一定至少會去一次”的肯定,我說的,不是根本已經可以算是歐洲一部分的北非,而是他們Africanists愛說的,真正的非洲。麻辣小游龍已經在盤算,如果明後年我有時間陪他再去一趟奈及利亞,他要怎麼樣帶著我走,才能把文化衝擊降到最低........不過我自己是覺得,可以選的話,還是想去肯亞,除了小游龍待過,肯亞的觀光業非常發達,我也想看大象獅子吃海鮮......而不是走在路上,要提心吊膽地害怕會不會隨時有area boys跑出來搶劫我們,或者,晾衣服時要小心芒果樹,因為有會鑽進皮膚的蟲子卵掉下來.....

Okowa,就是我們的奈及利亞鄰居,常打趣,我只知道奈及利亞最差的一面,因為麻辣小游龍做的是毒品走私,他做的是種族在選舉上的衝突,而Adam做的是幾次種族動亂。我旁聽的話題總是走私,貪污,賄賂,非洲到底能不能興旺起來......

幾年前我和一個台灣來的經濟學博士生聊,聊到非洲,他撇撇嘴說,非洲這個地方,先天的條件就差,連糧食都不足,沒有辦法發展的!當時的我,真的很震驚,轉念一想,台灣人對非洲的刻板印象不就是沙漠和饑民嗎?可是,我們不知道的是,大部分歐洲進口的蔬果,是來自非洲,茶葉,芒果,荔枝,香蕉,這些需要多雨高温的東西,都是從非洲進口的。非洲的自然礦產也很豐富,石油,黃金,為這些國家帶來了巨大的財富。

那非洲的問題在那裡?如果不是先天的條件?從我卑微的觀察來看,非洲的問題在人。即便有再好的土地,一個內戰二十年的國家,是沒有足夠的青年人耕作出足夠的糧食的。即便自然礦產再豐饒,軍閥或貪污拿走了大部分的收入,沒有基礎建設的國家,是不能擺脫初級產業的。

非洲的國界是殖民國家分豬肉似地切割出來的,於是在內部的政治上,部落種族一直是動亂的根源,而殖民主義拿了就走的態度,也延續到後來的自治政府上,在位置上的人,取得了石油輸出的利益,不是自己私吞,就是想辦法分配給自己所屬的部落,國家機器一向是個人致富的工具,長期的規劃發展,向來付之闕如。Okowa常說,奈及利亞的石油收入,造就了好幾個富可敵國的個人,可是社會大部分人們還是在貧窮裡掙扎。可怕的是,窮人們對於富人的財富,只是羨慕,而少有指責不滿,他們的願望,不是所得平均,利益共享,而是爬上那個可以撈錢的位置,取而代之。

我問過麻辣小游龍,難道教育沒有辦法改變人們的意識嗎?他問我,誰來主導教育的方向?奈及利亞沒有有力的的中央政府,政府裡也沒有人關心基礎建設,甚至也沒有強權者來主導政策的走向,誰來教育誰?諷刺的是,研究非洲經濟發展的學者,常常拿台灣韓國新加坡做例子,主張一個強而有力的獨裁者,貫徹的經濟工業政策,是這些國家發達起來的原因。甚至是中國和印度之間的比較,中國的一黨專政對照著印度的民主社會,在過去二三十年之間,中國在經濟,文盲率的減低,都勝於印度。難道民主制度,自由市場,真的不適合於發展初期的國家?

非洲走出貧窮的路在那裡?我也不知道,或許他們終究會尋出一個可行的方案。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