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曼曼是個超級女強人。雖然是同一個學校的學生,但我們是在打工的地方認識的。我們的工作說起來很輕鬆,就是看中文報紙雜誌,然後整理有關我們客戶的報導,用專業一點的詞語來描述,叫做媒體分析。

對我而言,這只是可以賺錢,提供生活費的工作,但是曼曼當時是我們學校媒體傳播系的碩士生,她來作這份兼職工作倒真的是學以致用,對於公司要我們做的key message, coverage.....等等的,都是她的專業。在來英國念書之前,她已經在中國的大入口網站任過要職,而待過一年倫敦後,她還要到美國西岸的另一所名校繼續這個校際合作的學程。

在她離開倫敦之後,我們連絡得不勤,只是偶爾在MSN遇到了,寒喧幾句。最近在MSN上遇見她時,才知道她去年回到中國,還是在網路界工作。我後來google了她的名字(我承認,我變態....),發現她不單只是在公司擔任高級主管,還是超高級決策圏裡的那種,瞬間我對她當時提到在工作上得到了的成就感,有更清楚的領悟。

那次我們聊的是事業和愛情。我告訴她我和麻辣小游龍終於結了婚,她說她和一個美國人交往得勤,但是兩個人在兩個國家工作,現在只能靠著假期裡飛來飛去探訪彼此。她告訴我,兩個人在一起時很快樂,但是却從來不敢去想未來。她不敢期待美國男人會到中國工作定居,她也放不下在中國得到的事業成就滿足感,放棄現在的一切,到美國去從頭開始。

她說,她羨慕我。可以找到那麼愛的人,因而有了決心留在外地發展。

我說,其實我也沒有那麼有決心,回台灣一直是我私心裡的夢想,留在國外找工作,只是不得不的選擇。

然後她說,好希望事業和感情能夠都擁有,可是這聽起來好貪心。

異國戀情聽起來很浪漫,但是實際的那一面却很艱難。我很幸運,麻辣小游龍和我之間一向沒有溝通或文化差異的問題,真要說起來,或許我和一些從台灣來的男留學生,反而有更大的文化差異存在。我的家人和他的家人,也很輕易地接受了我們,我沒有婆媳問題,反正一年也見不到幾次,見到了只能用基本的德文溝通,也不會有什麼摩擦。他和我的家人也相處愉快,除了看康熙來了的時候他笑不出來之外,吃的喝的睡的穿的,他可以比我還更像台灣人。(真的,他最愛的就是藍白拖鞋,高粱酒和臭豆腐,會自己去買木瓜牛奶不要糖,只抽長壽烟)

可是留在我心裡不能住在台灣的遺憾總還是那麼重,尤其現在正式開始找工作,我發現我自己對在英國找工作的態度一直不夠積極,往往整理出來的求職信也就不夠有企圖心,後來的結果,自然也不怎麼樣。我總會想,如果在台灣,我可以做這個做那個,投這個事務所投那個學校。我還會想,在英國我的競爭力平平,在台灣我的關係好又比較有競爭力,應該可以有更好的機會。

我不知道是不是要把回台灣的冀望完全從心裡拔除,才會有破斧沉舟的決心,好好為留在國外的將來努力。我想我也是很貪心,我想要比較輕易(或許也是我自己的想像而已)的事業機會,也想要有麻辣小游龍在身邊,知足兩個字說起來好簡單(或許對麻辣小游龍不簡單,因為他要發捲舌音連不捲舌音,會打結 XD;後註:真是個很爛的冷笑話,做起來卻好難。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