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邊應該有這種人吧?就算你身邊沒有,你也應該聽過這種人吧?

頭髮的捲度不一定看得出來,但是一定膨膨的,髮質可能粗可能細,但是總是硬硬的,不管用了多少潤絲精,上了幾次離子燙,早上出門前花了多少時間用電熨斗燙直,額頭上臉頰旁冒出來的髮絲,不必特意吹就可以呈現半屏山的態式。

我們這種人種,從小的綽號不外乎獅子頭、捲毛、鋼絲頭,再有台灣味一點的,就叫米粉妹。

米粉妹在台灣應該是很常見的,這可以見證於各大BBS美髮討論區裡都有如何整治米粉頭的討論串,各大髮廊都有離子燙的服務。但是,為什麼?米粉頭從來無法成為流行驅勢的一種?從小到大,長直髮,黛咪摩爾頭,小細捲,大捲,各流行過一次又輪迴過不知道幾次,但是從來沒有一本美容雜誌說,今年,不捲不直膨膨翹翹的米粉頭,將成為大街小巷最普遍的景觀。

沒有,從來都沒有。

所以米粉妹們很悲哀,從來無法認同自己的原始風貌,總是卡在中間,煩惱要往捲或往直靠攏。留長會亂翹,留短嘛會膨得和刺蝟一樣(啊,忘了提這個「刺蝟頭」)。我們總是在煩惱,在選擇,從來不敢夢想只要洗乾淨吹好,就可以有美美一顆頭。

去上髮廊時也很可憐,不管出門前怎麼樣seto,設計師左撥撥右撥撥,就能明察秋毫,丟下一句:「你是自然捲吧?」

被歸類為自然捲的人客之後,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推銷抉擇。

要不要平板燙?」這是早期一點的,現在科技發達,新的技術叫做「離子燙」。

 「要不要深層護髮?」我都頭髮不是健康到和鋼絲一樣粗了嗎?為什麼還要護髮?原來小捲的髮絲不易折射光線,看起來光澤感就低,說明白一點,也就是看起來又粗又乾,深層護髮可以讓你臭頭上一個禮拜,可是看起來頭髮又亮又順,怎麼樣?要不要來一下?

「要不要乾脆燙捲?」這是脫離中學生的身份之後才有的新選擇,但是也最危險,不會燙的設計師可以把你燙老個十歲不只。

「你要打薄啊。」可是還有髮禁的那個時代,學校不給打層次啊。「那打內薄吧。」也就是隱藏式的打薄,不過隱藏式是從外面來看的,手掌一扒過頭髮時,還真的可以感覺到鋼絲頭又一根一根長出來了。而且可怕的是,當鋼絲又長長時,整個髮型還會被撐得更膨!

米粉妹們出國唸書時更慘。歐美不比台灣,剪一顆頭要付的錢,大概夠兩個禮拜的買菜錢,短頭髮要是長長了,保證參差不齊還亂翹。長頭髮的還好,只要過了肩膀,大概只有看起來膨膨一大把的危險。就算是忍痛想上吸血髮廊,在倫敦還有中國城可以去,在牛津這種鬼地方,就只能恭喜你,找鬼佬設計師吧。

鬼佬設計師們好歹也是專業出身,沙宣學院東尼和蓋我也不是沒有試過,他們的美感好雖好,但是摸過的亞洲頭可不多,換句話說,他們不懂米粉頭的悲哀啦!

米粉頭又捲又硬,和歐洲人細軟的髮質可不一樣。阿斗啊們拼命想要volume volume,髮量,殊不知我們只想要把頭髮壓平一點。更糟的是,亞洲人的頭型怎麼看怎麼扁過阿斗啊們,所以我去東尼和蓋學院的下場,五次有四次(因為太窮了,所以沒有十次有九次的經驗)被剪了個Bob頭,也就是俗稱的妹妹頭,送出門。

啊這是有設計過嗎?設計師吹好的時候,頭是很圓很順,可是回家不用一覺醒來,只要進一次浴室,水氣一上頭髮,那個可以翹的地方絕對不會對稱地翹,後腦勺也不復圓弧型,有打層次的地方絕對會參參差差刺出來,前面的瀏海如果長一點,還會自動自發給個S捲,付給設計師的學費就此報銷,下一次,還是去倫敦找個東方設計師吧!

自從兩年前燙了頭髮,我一直沉浸在早上不用梳頭不用煩惱頭髮往那邊翹的快樂之中,一直到前兩個月受不給中國城髮廊燙的不捲不直頭,又跑回去找我的韓國歐巴桑設計師。

歐巴桑設計師的英文實在不好。溝通時她問我要不要剪個modern 摩登頭,我說好,却驚見她把剪刀往我的脖子比,問我夠不夠短。我是不太明白,為什麼摩登頭一定是短髮?但是我一輩子還沒有留過這麼長的頭髮,還想多看個一兩年,於是和她打了商量,能不能又摩登又長髮?她撇撇嘴,說是可以,於是我就有了這個上面打層次下面留長的半摩登髮型。

當我走出髮廊坐火車回家時,心情還是很好的,不時地往車窗鏡子裡瞟,看著我順順直直的新髮型。

當然,你大概也想像得到,當我洗完澡踏出浴缸往鏡子前面站的那一秒鐘,我的夢就醒了。一頭張牙舞爪半捲不捲的翹翹頭,冷冷地提醒我:繼續和你的頭髮奮戰吧!米粉妹。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