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aragus with chinese sausages
迎新送舊。蘆筍開始上市了,媽媽寄的湖南臘腸終於吃完了(但是還有臘肉和臘雞腿待解決 XD)


每次和朋友提到我們自己有個小菜園時,總會被問到一句:「划算嗎?Is it worthy?」

其實菜園每年的租金低到說出來時,朋友都會驚叫「太便宜了吧!」,大家別看我們這區農會有花有樹,管理得美到爆(真是我們看過用過最漂亮的農會),其實一年整份菜園的租金才12鎊。種子因為是通過農會買的,加上有時買的菜苗,一年大概頂多花個十鎊的種苗錢。商用肥料我們不太加,自己也有堆肥,殺蛞蝓的藥每年一罐,其它哩哩啦啦的工具什麼的,也花不到什麼錢。真的要算,就是我們兩個高級勞工的機會成本啦,小游龍常常在算如果這個挖土除草的下午,我們用在什麼什麼賺錢的活動上,收入都可以買整個月的有機蔬果了,不過,我自己把種菜看做休閒活動,所以應該拿來抵掉買票上健身房的消費,還是賺的啦。

成本雖然不高,但是因為種菜的季節有限,一年幾段時節,不是沒得吃就是吃到受不了要送人,所以其實沒有真的省下多少買菜錢。當然啦,一堆自己種的空心菜A菜,是有錢也買不到的,算是無價寶吧。

話說回來,務農的這三年多來,真正最大最值得的收穫,我和小游龍都認為,是新認識了很多蔬菜,大大地擴展了我們家餐桌的菜色,更重要的是,因為自己種菜,也看著農會農友們的菜色,我們這兩個外國人慢慢摸索出了英格蘭地區蔬果的季節,知道什麼時節有什麼蔬果盛產,雖然有一大半是迫於情勢(因為自己和農友們的菜園裡長太多「當令」菜了),但我們也養成了,什麼季節吃什麼菜的習慣,剛好趕上了這一波「吃當地產當令菜」的環保潮流。

以前還沒有種菜時,吃來吃去就是超市裡四季都有的那些蔬菜,我常和小游龍抱怨,英國沒菜好吃,都是一些根莖類的東西,我這習慣吃葉菜的台灣嘴,不是菠菜就是包心菜,吃得很痛苦。

但是開始種菜之後,雖然一開始時猛種台灣葉菜,但是後來不是農友送我們,就是看書或看到新苗,好奇試種之下,多知道了很多新菜。這些蔬菜超市不見得買得到,就算買到了,味道也和自己種的差上一大截,從此之後,我們每年春天菜園的招生名單,就越來越長,當然啦,最後不見得都種得成功就是了。

Runner beans,是名單上的第一名。在牛津的第一年,我們住在城市的東邊,那年春天,我們就已經開始在東邊的一處農會開始種起A菜空心菜來了,秋天確定要搬到城西邊時,還在興頭上的這兩位新農友,便急著尋覓新的菜園。那時我們算幸運,自己種菜的風氣似乎還沒有大興,才到現在的這個農會探聽過,第二個周末就分到了一塊菜園。

那時會長約我們去看菜園時,隔壁的一位牙買加農友,阿齊,正在收runner beans,他一聽我們是剛報到的新生,就送給我們一大把豆子當見面禮。抱著那一大把豆子,我們還很不好意思地小聲問,「那,這個豆子要怎麼吃?」(後來我們發現,如果是送runner beans給非英籍的朋友,這句話都會和「謝謝」一起出現。)

阿齊農友笑笑,他說他老婆把豆子斜切成段,水煮清炒做咖哩都可以,這個豆子年輕時吃豆莢,等豆莢乾了,就把裡面成熟變成紫黑色的大豆仁剝出來晾乾,還可以做成各式燉豆子。

我們回家試了,豆子清嫩像是四季豆的口感,但是又比四季豆來得多肉,真的好吃。後來在超市裡也看見,天啊,一小把就要快一鎊,那時阿齊給我們的那要用雙手圍抱的一大把,大概值個7、8鎊吧!後來自己種了才知道,這種豆子,不種則已,一種就要吃到哭,也就沒有那麼感動了。不過,還是很感激阿齊介紹這種新蔬菜給我們認識,而且,runner beans從此變成菜園裡每年都有的好朋友。



IMG_0007
這就是runner beans


如果說runner beans是排名第一的話,那大頭菜/撇藍/kohl rabi 就是第二名了。大頭菜對我,對小游龍都不是新朋友,不過英國超市裡硬是找不到它的踪影。市集有時候會出現幾顆,但也不是可以常常看見。有了菜園之後,我們才發現,就像runner beans一樣,雖然英國農友們還頗多種植,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它們就是硬擠不進超市蔬菜名單之中。就連它在英國的名字,都還沒有英文名,仍舊是用它的德文名字。

大頭菜好種又好吃。我們用一鎊買了十幾株苗,結成了十幾顆大頭。我喜歡用鹽醃了涼拌生吃,總覺得這麼清爽的口感,煮熟了多浪費。不過有時候拗不過小游龍想吃的家鄉吃法,還是會切片丟進湯裡,軟綿綿的我不是很愛,不過在夏天裡,算是清甜少油的湯料。



kohl rabi
大頭菜。居然只找到一張焦點糊掉的照片。


除了這些成功上桌的蔬菜之外,那些沒發芽沒長成的冤魂更是不少。在我屢種不成的小白菜青江菜和菜心之外,蘆筍大概是我們投下最重本,但是回收最慘的作物了。

蘆筍的價錢一向不便宜,我們又愛吃,一有了菜園,小游龍就躍躍欲試。第一年我們錯過時機,沒買到蘆筍根(蘆筍是要買一坨一坨的地下根來種的),第二年我們看到了地下根,但是一次買三四坨就要十鎊,而且種下去的第一年還不能採收,習慣一鎊十棵小苗的窮農友如我們,有點下不了手。想了兩個禮拜,小游龍還是決定要買,今年就埋進菜園裡,明年春天就可以開始吃免錢的蘆筍了。

於是,我們就買了根,埋進了菜園。但是天不從人願,去年春天下了一陣兩個多星期的雨,接著又是超温暖的天氣,菜園裡的雜草長到齊膝,農友C的花粉熱開始出現了癥頭,埋下去的蘆筍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發芽,因為當初埋蘆筍的地方已經是一片雜草,想要除草又怕傷到蘆筍,但是怎麼看,似乎也沒有看到蘆筍的踪跡,後來我們乾脆放任雜草(以及蘆筍?)去長,想說第二年春天,總可以在蘆筍冒出地面時找到它們。

當然,人算不如天算。我們去年秋天續約時,決定放棄一半的菜園,而蘆筍就埋在被放棄的那一半菜園裡。我們想過要提醒新來的農友,那裡有一塊種了蘆筍的寶地,但是一整個冬天過去了,我們都沒有和新來的農友踫上面,等到了早春,我們又回到菜園時,那塊種了蘆筍的寶地已經被圍起來,上頭蓋了堆肥的木箱。至於地底下不知道還是不是活著的蘆筍,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這時候,我得再強調一次,人算不如天算。我們自己種的蘆筍雖然沒有收穫,但是我們在清掉了淹過水的小花園,重新把花園旁邊的雜草區翻過之後,居然發現了疑似蘆筍的地下根。我們想,可能是上一任的農友留下來的,但是又因為地下根已經被翻出來切斷了,而且又只是「疑似」蘆筍,我們也沒有打算把這些地下根重新埋回去。

這個周末我們又去繼續翻土時,田裡居然出現了大驚喜。在小花園的邊邊,長出了一根蘆筍!我樂得想立刻把它摘下,生吞入腹,還好小游龍及時阻止了我:「有一就可能有二,留著它,搞不好其它的兄弟姊妹都會冒出來,不如以靜制動,再等兩個禮拜再說。」

於是我忍住衝動,只拍了一張照留念。

誰知道,那天我的菜園裡,還會不會自動長出小白菜青江菜和菜心,畢竟,人算不如天算啊……




THE asparagus in the allotment
菜園裡的唯一一枝蘆筍。這枝小可愛只有我的拇指粗,回家途中,經過農會會長的田,我的媽呀,他的蘆筍結聚成叢,而且枝枝都有麻將牌尺寛的直徑。當然啦,蘆筍愈大,質地愈粗,也不見得會好吃,哼!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