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一直無法靜下心來工作,晚上也很難入眠,一方面是阿姨的事,大辣又有點小發燒 (已經退了,大家不要擔心),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R從遠方發來的郵件。

R和我很湊巧的搭同一班飛機來學校,那時杭州灣大橋還沒有開通,我們兩個在從上海經杭州到學校的車程裡,一路聊了五個多小時。R的男友C剛好又是德國人,那時也還在英國唸博士,我們兩個人的背景有著種種相似,後來便愈走愈近,一起做瑜珈,一起出去玩,一起抱怨德文真難學。

在我懷大辣七八個月時,R也懷孕了,當她一知道好消息,就跑來和我分享,我知道他們一直想嘗試,所以那時特別特別替她開心。在上海待產時,我們還挺著肚子一起逛街,一起到維也納咖啡吃點心。

R一直很小心,所以暑假前就決定飛回家待產,那時她還有點猶豫生完要不要回中國,看得出來她不太想帶小孩回來,C的博士論文也在最後關頭,學校這裡沒資源沒文獻,其實也真的是回英國寫完論文得好,不過大家都說得很含糊,誰知道她在美洲或英國是不是能很快找到教職,畢竟她也不願意掛上待業中的牌子。

八月時小朋友出生了,R和C都長得好看,小朋友也是個很可愛的小女孩。我們在這裡偶爾通通郵件,他們也幫小朋友設了個網站,隔一陣子就更新照片,好讓我們也可以看到小女生的成長。

不過,從一個多月之前,網站就沒有繼續更新了,信件也停了。

我們想,小朋友還小,又要從美洲搬回英國,他們兩個人肯定累壞了,也沒有太打擾他們,反正過一陣子應該也就有消息了。

前兩天夜裡,郵件是到了,但是却是讓人心碎的消息。

小朋友在一個月之前診斷出癌症,在左眼球裡,最後醫生把她的左眼球摘除,現在還在等檢驗的結果,看是單眼還是雙眼性的癌症,如果是前者,那就到此為止;但若是後者,那右眼發症的機會很大,而且其它器官發症的機會也很大。

R在信裡一直保持輕快的語調,先說一眼換一命很是值得,說人工眼球看起來幾乎像真的,還說小朋友現在看起來像一個超可愛的小海盜。

但無論她怎麼樣試圖樂觀,我看完了信,仍然是一整夜不能好睡。

從懷孕開始,我就明瞭,做一個媽媽的願望有多麼微小,我只要大辣健康快樂,她真的不必上哈佛,不必拿奧運金牌,也不必解決全球温室問題。

當她還在我肚子裡,我們就盡一切地使她安好。但就算能做的都做盡了,那個萬分之一的機率,誰也不知道會不會落到她頭上。

我知道,很小很小的小孩,也會生重病。但是知道歸知道,我們從來沒認真準備它會在我們的生活中發生,電影裡小說裡遠遠的別人家裡,是會有這種情形的,對,我知道,但是在我周遭裡?

雖然不知道能說什麼,能做什麼,我還是回了信,說我們會給他們一家全部的支持和愛,也請她替我們給小女孩一個親親,讓她知道,很遠的地方,還有更多的人在關心她,祝福她。

今天早上出門前,我忍不住又抱了抱活蹦亂跳,只想出去玩的大辣。親親她飽滿的小臉頰,半夜兩點起來餵奶的疲憊好像也微不足道了,真的,只要她健康快樂,其它的一切也不是很重要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mpel 的頭像
champel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