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討厭吃蕃茄醬,還在台灣時便連帶著不太喜歡一些和蕃茄醬有關的食物,像是比薩,像是台式義大利麵,像是炒豬肝時有時候會用蕃茄醬做的調味。

可是到了歐洲之後,我才發現,很多在台灣西餐裡以為是蕃茄醬的東西,原來和蕃茄醬(ketchup)根本沒有關係。像是義大利菜裡用得很廣泛的蕃茄醬汁 tomato sauce,是要用洋蔥碎,蕃茄和一些香料細細去熬的東西,味道也和人工的甜甜酸酸蕃茄醬完全不一樣。有一次我和義大利室友提到我的誤解,她驚恐的表情,像是我們台灣人犯了滔天大罪,謀殺了她最愛的義大利菜。

蕃茄醬在歐洲人的觀念裡是垃圾食物,是沾薯條,吃漢堡的配料,或是窮學生不得已之下用來快速拌麵的東西。和台式西餐裡廣泛的用法大大不同。

還有一道菜,是更離譜的誤用。在台灣吃匈牙利燴飯,免不了吃到一鍋加了蕃茄醬的燉牛肉。也不知道是從那裡誤植的概念,大概匈牙利牛肉那種紅通通的顏色,在初期的台式西餐裡,覺得只有蕃茄醬才能辦到吧?可是如果好好地去查道地的食譜,會發現那個紅紅的顏色,是辣椒粉,和蕃茄醬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匈牙利辣椒粉不是我們平常用的辣椒去磨的,而是那種長長尖尖的紅甜椒,所以即便顏色鮮紅,但是辣度很低,多半還有點甜甜的味道。麻辣小游龍替我從匈牙利帶過”極辣”的辣椒粉,可能因為口味不同,做出來的燴牛肉對我們來說還是不辣,後來我偷加了一些韓國辣椒粉,才滿足小游龍想吃辣呼呼牛肉飯的渴望。

除了蕃茄醬之外,最令麻辣小游龍髮指的台灣西式食品,就是起司。在還沒出國之前,我所知道的起司,除了少少會在做比薩時用到的 mozzarella 外,就是超市裡那一片片用塑膠套套起來的東西,到了美國,也是以這種起司為大宗,頂多在小冰箱裡看到一些稀奇的起司。不過在英國,那種塑膠套起司就很少見了,在歐陸更是看不到,提到那種起司,麻辣小游龍會很憤慨的告訴我,那根本算不上是起司!就像我無法承認這裡外國人超愛吃的甜酸雞是中國菜一樣。

另外一個有讓我覺得幸好我認得了它的真實面的食物,是橄欖。我不愛甜食,也不愛蜜餞,所以麻辣小游龍第一次看到橄欖乾時,是在年貨大街。他簡直不敢相信那個又乾又硬,還有甜鹹酸辣各種口味的東西是橄欖。在出國之前,我所知道的橄欖除了這種乾橄欖之外,就是在比薩上的黑橄欖,那時我只是覺得這個東西死鹹又柴,便宣稱我不愛吃。後來是從西班牙室友的藏貨裡開始認識醃漬橄欖,到了在日內瓦的夏天,高級的法式超市裡有各種口味的漬橄欖,綠的紅的黑的,蒜味的辣味的鯷魚味的,那時因為廚房太簡陋,天又熱,我一個星期裡有五天吃冷食,各式的香腸起司和橄欖成為晚餐的主角,我也就這樣愛上了橄欖。後來我精進到自己醃,頗得義大利室友的好評,又從她那裡吃到了新鮮的橄欖,那種有別於漬橄欖的口感和香味,讓我念念不忘,只是在英國,很少能找到新鮮橄欖,就算無意間踫上了,那個價錢,也不是當學生的我們可以花得下去的。新鮮橄欖的滋味,可能要到義大利去才能再領會了。




創作者介紹

我,麻辣小游龍和蔬菜們

champ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